Created by potrace 1.14, written by Peter Selinger 2001-2017
Created by potrace 1.14, written by Peter Selinger 2001-2017

Feature Image 1

Fully Responsive

Andrina is a unique responsive WordPress theme. The theme design is fabulous enough giving your visitors the absolute reason to stay on your site.

Feature Image 2

Easy to Customize

The speciality of the Theme is the easiness through which you can get the site ready for yourself or your client.

Feature Image 3

Elegant & Simple

Easily controls the look and feel of your whole website and over 10+ stylish color schemes gives your website a fresh new look.

Feature Image 4

Search Optimized

Just a click and your website is ready to use. Theme is better suitable for any business or personal website. The theme is compatible with various niches.

FIRST BLOG POST

合欢视频色版

   一个月后秋狩,皇帝的御辇在禁卫军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到了行宫。而陆瑾娘所住的流溪别院离着行宫也不过就是半天的路程。骑快马自然是更快。    秋狩开始,五王爷一直守在行宫,陆瑾娘则是在别院安心住着。对南行宫的热闹丝毫没有去关注。以为会过个清净惬意的日子,却不想五王爷带着九王爷来到别院。陆瑾娘知道这次秋狩,五王爷并没有带任何女眷随行。如今又将九王爷请来,陆瑾娘不得不出面招呼,安排人伺候好九王爷。    九王爷兴致很高,一直同五王爷说着秋狩的种种趣事,依旧彰显自己武功了得。    五王爷亲自给九王爷斟酒,“九弟喝酒,难得这两日轻松一点,咱们兄弟两人方能到这里偷闲,可别浪费了这难得的好时光。”    “五哥说的是。不过弟弟还是还是羡慕五哥。无论到哪里,都有佳人相伴。你那陆夫人虽说不是绝色,却也是别有风味,五哥好福气。”九王爷喝多了酒,有点口无遮拦。    五王爷也没生气,一边给九王爷斟酒,一边笑道:“哪里有九弟说的那么好。至于陆氏,不过是一般的内宅妇人而已。”    “非也,非也。五哥这话可就不对了。那陆氏虽非绝色,却有着绝色不曾有的风情。哈哈,该打嘴,那毕竟是五哥的女人,我这么说五哥可别介意。”九王爷还没彻底醉,这话出口,就知道不合适。很是尴尬。    五王爷倒是面色平静,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生气。“九弟无需如此。陆氏自有陆氏的好,不过九弟也是艳福不浅。你宫里头那几位,也都是让人艳羡不已。”    “比不上,完全比不上。”九王爷连连摇头,“连一半都比不上。还是五哥有艳福。”    五王爷嘴角微翘,意味不明。只是不停的给九王爷灌酒。    喝到中途,五王爷有点小事离去,让丫头们伺候九王爷继续喝酒。    陆瑾娘在内院,前院来人,说是五王爷让陆瑾娘去前院陪酒。陆瑾娘一听,皱眉,她很是厌烦陪酒。叫来传话的小丫头,“王爷这会和九王爷喝得怎么样呢?”       “已经半醉了。一直是咱们王爷在伺候着。”    陆瑾娘微蹙眉头,“你先下去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    陆瑾娘起身,微微收拾了一番,这才出门。    九王爷喝酒喝的晕熏熏的,只觉着浑身燥热难耐,心里头烦躁不安。很想找个出口发泄一番。最好是脱光了衣服跳进那池塘里痛快的洗一个冷水澡。九王爷端起酒杯,一口何干,嘴里却越发的干燥难耐,心里头的火气直接往上冲。看人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头。突然眼前一亮,陆瑾娘竟然来了。还是他在做梦。不对,那人会动,陆瑾娘真的来了。    陆瑾娘走到外院垂花门,刚转了个弯,正准备进小院,就见九王爷朝她走了过来。手里面还拿着一个酒壶,端着一个酒杯,摇摇晃晃的,眼神迷离,明显是一副醉酒的模样。陆瑾娘大皱眉头,这都喝醉了,为何五王爷还让她过来?还有五王爷人呢?为何没看到。    陆瑾娘规矩的给九王爷行了个礼,“见过九王爷。”    九王爷笑呵呵的,摇摇晃晃走到陆瑾娘身前,眼睛直直的盯着陆瑾娘。“瑾娘来了,好久没见你。陪本王一起喝酒。”说着就将酒杯朝着陆瑾娘递过去。    陆瑾娘躲开,“九王爷,你喝醉了。我让小厮进来扶着你回去歇息吧。”    “没醉,我清醒的很。瑾娘今日这一身嫩绿色衣衫很是漂亮,很衬你的肤色。本王很喜欢。”    “抱歉,九王爷喝醉了,我不便在这里伺候。我先走了。”    “别走。”九王爷突然伸手拉住陆瑾娘,“你别走。好不容易见到你一面,你为什么要走。不准走,陪着本王,本王不许你走。”    “放手。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这个疯子。    “不放手,你不走本王就放开你。但是你要答应本王陪本王喝酒。”    九王爷本就是男子,加上醉酒,这力气更是大。陆瑾娘死命的要挣脱,可是就是没办法。而原本在院子里伺候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不见了。而陆瑾娘带来的丫头都被挡在了垂花门外面。这里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。    陆瑾娘紧张起来,还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,狠狠的甩了个巴掌,重重的打在九王爷的脸上。陆瑾娘满脸怒气,“放手。”    “你打本王?”九王爷晕乎乎的,不敢置信,自己竟然被打了,还是被一个女人打了。    “你打了本王?”九王爷眼睛眯起来,危险之极。    “打了你又如何?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此时要紧的是要离开这里。九王爷分明就是个疯子。“放手。你搞清楚我是五王爷的女人,你这么对我,你就不怕五王爷恼怒。”    “五哥又怎么会怪我,不过是个女人而已。”九王爷眼里有凶光。突然朝陆瑾娘扑过去,想要对陆瑾娘行那不轨之事。此刻九王爷脑子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那副白花花的身体,那隐忍的表情,那挺翘的部位,那凸起的……那袖长的双腿。这一切就如春药一般刺激着九王爷的神经。他此刻只想将这个一直出现在梦中的女人压在身下,狠狠的撕烂她的衣服,狠狠的要她的身体。这个想法驱使着九王爷的头脑和行动。    陆瑾娘恐惧极了,不,不要,她不要被九王爷……她拼命反抗。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,张大了嘴巴呼救。绝不能,一定不能。可是为何她的头脑渐渐迷糊,越来越不清醒。怎么回事,怎么像是吸入了迷药一样。    五王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九王爷身后,一拳下去,九王爷晕倒在地上。陆瑾娘痛哭流涕,可是神智却不甚清醒。五王爷将陆瑾娘的衣衫正理整齐,抱起陆瑾娘。然后看了眼身后,顾忠带着几个陌生的侍卫就站在阴暗的角落里。    “接下来该知道怎么做吗?”    顾忠低着头,面无表情,“王爷放心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    “那行,照着计划行事。”    “奴才遵命。”    五王爷带着昏迷过去的陆瑾娘走了,顾忠一挥手,就有侍卫上来提着九王爷走了。五王爷抱着陆瑾娘直接回到内院卧房,脱光陆瑾娘的衣服,直接压了上去。陆瑾娘神智不清,却热情的吓人。拼命的缠着五王爷,不停的要。    五王爷兴奋异常,这具身体是他渴望的。要了陆瑾娘一次又一次,两个人不停的缠绵。中途陆瑾娘清醒过来,发觉压在身上的是五王爷,顿时松了口气。接着又哭了起来,“王爷,王爷,我很怕。”    陆瑾娘死死的抱住五王爷,似乎生怕五王爷离开。    五王爷一边在陆瑾娘的身体里征伐,一边安慰着陆瑾娘,“瑾娘不怕,本王就在身边。”    “王爷,九王爷发疯了。王爷,奴被九王爷轻薄了,王爷,奴该怎么办。王爷嫌弃了奴,对吗?”    “不会的。”九王爷重重的攻击着陆瑾娘,陆瑾娘的身体随着动了起来,完全不能控制。“你放心,一切都好好的。没事了,不用多想,那只是个噩梦。”    “呜呜……王爷,奴,王爷那时候去了哪里?为什么只有奴一个人。王爷,奴怎么会回到房里?”    “自然是本王抱你回来的。放心,什么都没发生。你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岂能容许他人染指。”五王爷快速的进攻,畅快的发泄出来。压在陆瑾娘的身体上。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汗水,黏糊糊的黏在一起。    陆瑾娘经历了一次畅快的,过后,陆瑾娘又陷入一种觉着自己很脏的自我嫌弃的情绪中。“王爷,奴,奴是听王爷的吩咐去外院的。可是王爷当时为何不在,要是王爷在的话,奴也不会被九王爷,他,他……”    陆瑾娘无法在说下去,情绪太过激动,思绪也很混乱。    “别哭了。”五王爷温柔的擦干陆瑾娘的眼泪,“是本王不对。本王不该临时离开的。你放心,此事没人知道。那些伺候的人本王都处置了。安心吧,你的身体一直都是本王的,谁也不能觊觎。”    “王爷,奴真的没事吗?”    “自然。你放心,本王很及时的赶过去。九王爷会得到教训的,你会没事的。”    陆瑾娘混乱着,无法平静下来。死死的缠着五王爷,两个人再一次的疯狂起来。    天大亮,九王爷终于睁开眼睛,清醒过来。愣愣的望着头顶,突然跳起来,表情惊慌,眼珠子四处乱转。这是喝酒的院子,他睡在床上。只是床铺凌乱,屋里有着明显的淫乱迹象,还有那裸的痕迹。这一切都说明了昨晚在这张床上发生了某种很疯狂的男女情事。    九王爷表情变了,他已经想起来,他的最后记忆是陆瑾娘。他抱着陆瑾娘,不让她离去。难道昨晚他在喝醉后对陆瑾娘做下了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?怎么办?陆瑾娘是五王爷的女人,可是他将五王爷的女人睡了。这事情要是被五王爷知道了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    九王爷抱头,一脸痛苦慌乱失措,他怎么会对陆瑾娘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。如今该怎么办?这件事情究竟有谁知道?陆瑾娘人呢?她是不是已经发生不测?    九王爷都快疯了,莫非是梦里太多次梦到陆瑾娘,所以昨晚喝醉后就情不自禁?九王爷无法再想下去。    九王爷贴身小太监敲门,“王爷,时辰不早了,该起了。五王爷可等着王爷,一会就该启程回行宫。”    九王爷惊慌,将小太监叫进屋内,“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    小太监一看屋里的情形,还有屋中的气味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暧昧一笑,“王爷,不就是那么回事。”    “本王问你昨晚本王究竟和谁?”九王爷神情凶狠。    小太监有点怕,“回禀王爷,昨儿晚上,昨儿晚上奴才喝多了。所以奴才也不清楚。请王爷赎罪。”小太监干脆利落的跪下,“王爷,要不要奴才去问问这院里伺候的小厮,看看昨晚究竟是哪个丫头?”    “不用了。”九王爷寒着脸,“伺候本王更衣。本王要去见五王兄。”    九王爷满心忐忑,表情很不自然。走到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。五王爷从屋里出来,满脸含笑,“九弟这是怎么呢?到了门口竟然不进来。莫非九弟还不饿?”    他不知道?五王兄根本不知道?九王爷从五王爷的表情上得出这个结论,心里头顿时松了口气,那负疚感似乎都少了许多。笑了笑,“五哥说笑了,我这不是进来了嘛。”    “好,咱们兄弟一起用饭,等会一起出发回行宫。”    “一切听五哥的安排。”    吃早饭的时候,九王爷一直不敢抬头看五王爷,显得很心虚。五王爷说着话,发觉九王爷神情不对,笑道:“九弟这是做什么?莫非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,所以心虚?”    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九王爷慌乱的差点打翻杯盘。    五王爷挑眉,九王爷心虚不已,尴尬的笑笑,“就是,就是昨晚喝多了,今早醒来,这酒还没醒,糊涂的很。五哥可别同父皇说。”    “哈哈,我道是什么事情,不过是喝多了酒。你也该早说,厨房准备了醒酒汤。来人,给九王爷拿醒酒汤。”    九王爷很尴尬,心里却是无比的轻松,五王爷没发现,什么都不知道,很好,太好了。只是陆瑾娘呢?人怎么没看见?难道是半夜就走了吗?那这别院的下人可曾有看到的?要是传出什么话来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九王爷很纠结,很矛盾,此刻在五王爷的目视下,却只能将所有都藏在心里头,然后跟着五王爷骑上马,念念不舍的离开别院。    陆瑾娘端坐在榻上,表情很纠结。不过思绪却越来越清楚。问荔枝,“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    “回禀夫人,是王爷抱着夫人回来的。”    陆瑾娘面无表情,“我回来的时候,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?是否神智不清?”    “奴婢没跟着进来,奴婢也不知道夫人的情况。夫人,昨儿可是喝多呢?”    陆瑾娘摆手,“荔枝我来问你,昨儿你们在垂花门等候的时候,可曾听到我喊人的声音?”    荔枝摇头,“夫人有喊人吗?奴婢一点声音都没听到。”    陆瑾娘皱眉,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楚。突然的昏迷神智不清,院子里伺候的人很诡异的消失,九王爷奇怪的言行似乎是被下了药一般,五王爷准时的赶到。这一切就似一个阴谋一般,而她陆瑾娘貌似成了其中的棋子。陆瑾娘心里发寒,是五王爷吗?除了他还会有谁?    陆瑾娘死死的咬着下唇,心里头冰冷一片。看似是九王爷醉酒发疯,可是……陆瑾娘自嘲的笑了起来。手腕上还留着一圈痕迹,这是九王爷拉扯她时,力气过大,留下的。这个痕迹明白的告诉她,昨晚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,是真实的。而她则成了一件工具,一件算计人的工具。    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好,好的很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为了那个位置,女人如何,至亲亦可杀。不过是一点清白,死人都不怕,清白又算得了什么。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站在窗户边,望着外面,阳光明媚,日头正好。但是她的心却一片冰冷。    荔枝发觉了陆瑾娘的情绪不对头,似乎心中怀揣着强大的戾气,要将人烧毁一般。“夫人,今日不带婷姐儿出门玩耍吗?”    “不。”陆瑾娘回头,“让马房准备,今日本夫人要练习骑马。”    “夫人,骑马危险,还是不要了吧。”    “不行,本夫人一定要骑马。快去。”    荔枝只能遵命,下去安排。陆瑾娘死死的捏着拳头,表情扭曲。    来到马场,马匹已经备准好了。是一匹温顺的母马。自从脚伤彻底好了后,陆瑾娘就有心学骑马,只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这骑马的本事还真不行。陆瑾娘穿着骑装,潇洒的跨上马鞍,在马夫的伺候下,马匹慢慢的围着马场跑圈圈。跑了两圈,陆瑾娘突然挥动马鞭,狠狠的抽在马匹的身上,马儿突然长嘶一声,放开速度奔跑起来。荔枝等人吓得惊声尖叫,赶紧让马夫将马控制住。    可是陆瑾娘还在嫌弃马匹的速度太慢,她还要更快,更快的速度奔跑,她要感受风的速度,她需要发泄,将内心的戾气都发泄出来。旁人的惊叫,呼喊统统的听不到。    不知何时,马匹终于停了下来。所有人都围了上来,关心的问着陆瑾娘要不要紧。    陆瑾娘像是什么都没听到,只觉着耳边轰轰的,闹的很。她哈哈大笑起来,畅快无比。这才是要过的生活,无拘无束,谁也不能管她。陆瑾娘下了马,荔枝冲上来,就冲陆瑾娘叫道:“夫人这是做什么。夫人知道不知道刚刚都要将人吓死了。夫人怎么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安全。这样子下去,可怎么得了。夫人,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,也该为婷姐儿着想。夫人,你,奴婢都快要被你吓死了。”    “行了,知道你受了惊吓,以后不会了。不过你没发现我的骑术长进不少吗?”陆瑾娘心情很不错,笑呵呵的。    “夫人还说。就夫人这骑术,连别人一半都比不上,也敢跑马。还好是匹母马,马匹温顺。要是遇到一匹烈马,奴婢都不敢想那后果。夫人你吓死奴婢了。”    “哎呦,荔枝你可别唠叨了。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冒险了。”    荔枝抹着眼泪,“这可是夫人你自己答应的,可别下次又忘了。”    “一定不会忘的。”    从那天开始,陆瑾娘每天都要到马场练习骑马,骑术精进很快。马夫说以陆瑾娘的骑术可以到外面跑马,不过速度不能快,得慢慢来。陆瑾娘听到后很高兴,同荔枝说道:“秋狩还在进行,等王爷再来的时候,我要求王爷,带我一起去秋狩。”    荔枝张大了嘴巴,“夫人要去秋狩?”    陆瑾娘点头,“说的没错,我要去秋狩。”陆瑾娘几乎是咬牙切齿。    荔枝有心想劝,那都是男人的天下,陆瑾娘去有什么意思。再说如今虽说已经到了秋天,但是天气依旧很热。去晒个两天,那皮肤都晒坏了。女人嘛,还是留在屋里最好。可别去秋狩了。    陆瑾娘打定了主意,谁劝也没用。叫人去行宫打听五王爷的行踪,五王爷得知陆瑾娘有事,于是抽空回了一趟别院。    陆瑾娘热情伺候,将五王爷伺候舒坦了,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。“王爷,奴已经学会骑马。”    五王爷惊奇,“你会骑马?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点头,眼睛都在发亮。“王爷要不和奴一起去马场,看看奴骑马的姿势如何。”    “好啊!”五王爷还真是挺好奇的。陆瑾娘竟然会骑马,这和陆瑾娘的气质可是一点都不像。    到了马场,陆瑾娘骑马跑了几圈。公平的说,陆瑾娘的姿势很标准,技术很一般,勉强也算是会骑马。当然这是五王爷的标准。陆瑾娘下了马,跑到五王爷的身边,“王爷,你觉着我骑得可好?”    瞧着陆瑾娘穿着骑装,包裹着玲珑曲线的身体,五王爷心里头发热。点头,“瑾娘骑得不错。”    “那王爷可否答应奴,让奴跟着王爷一起去秋狩?奴就是想见识一下。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未必遇到,奴就是想感受一下秋狩的气氛。还请王爷成全。”陆瑾娘的脸颊红扑扑的,那是自然的红晕。眼睛亮闪闪的,那里面充满着青春激情和兴奋。    原本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,结果就成了,“行,本王带你去秋狩。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抱紧了五王爷,“多谢王爷,王爷你太好了。”    五王爷很享受被陆瑾娘崇拜的感觉,这种滋味非常的美妙。五王爷突然抱起陆瑾娘,猴急的往最近的厢房跑去。陆瑾娘魅惑的笑了起来,勾着五王爷的脖子,深情的给了五王爷一个吻。刺激的五王爷恨不得将陆瑾娘就地正法。    到了厢房,清场,然后五王爷急不可耐的压在陆瑾娘身上,开始又一次的激情。    当天,陆瑾娘就跟着五王爷去了行宫。到行宫的时候天色已昏暗。下了马车,陆瑾娘四下打量,不愧是皇家园林,行宫景色精致异常,却又不失自然风光。因为皇帝移驾行宫,所以行宫里多了许多宫女太监,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。    陆瑾娘住进五王爷的院子,屋中布置的很精致,感觉是将皇宫库房里面的玩意都带到了行宫。坐了半日的马车,陆瑾娘早已经累了,洗漱过后,早早的上了床,睡觉。    第二日一早,陆瑾娘起来后神清气爽,穿戴整齐,用过早饭,跟着五王爷一起出了行宫,去了猎场。骑在马上,脸上围着面巾。一方面是为了遮掩容貌,一方面也是为了抵挡风沙。毕竟猎场风大,难免有沙土被吹进嘴里,有东西挡着,就觉着舒服多了。    陆瑾娘骑在马上,眼睛一转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九王爷。九王爷显得很心虚,还有点愧疚。和陆瑾娘的目光对上,迟迟不肯移开。陆瑾娘掀开面巾,冲九王爷冷漠的一笑,眼里冒着怒火。九王爷越发的觉着自己肯定是将陆瑾娘给……也越发的愧疚。幸好五王爷什么都不知道,还好还好。只是,只是为何陆瑾娘会来猎场。九王爷的目光一直不曾真正的从陆瑾娘的身上挪开。他觉着自己该找个机会同陆瑾娘说说话。    陆瑾娘重现蒙上面巾,混在女眷这一群。这样的大日子,不少宗室贵女,还有一些命妇,某些王府女眷,后宫嫔妃都来了。有的能骑马,有的不会骑马只能在后面的台子上看着大家。陆瑾娘混着的人群,很多人都显得面熟,不过认识的人没几个。人家也不可能主动同一个王府的妾侍打招呼,那样太过丢份。    周围都是兵士,他们都是此次秋狩的护卫。陆瑾娘四下打量,目光突然定住。    那是窦猛,陆瑾娘绝对没有认错,那是窦猛。穿着三品武官的官服,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正在指挥士兵。陆瑾娘的目光显然惊动了警觉性十分强的窦猛。窦猛猛地回头,正好逮住陆瑾娘的视线。    窦猛放肆的笑了笑,还舔了舔嘴唇,那目光直接而邪恶。陆瑾娘面无表情,缓慢的放下脸上的面巾,冲窦猛看过去。窦猛微微点点头,然后继续指挥士兵做好猎场的防卫工作。    陆瑾娘无声的笑了笑,这个窦猛,真是让人猜不透。谜一样的男人。    陆瑾娘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窦猛。    五王爷朝着陆瑾娘这边看过来,不太放心陆瑾娘一个人,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。干脆让顾忠将小顺子派过去。反正小顺子骑马是不错的。本来五王爷是想派一个侍卫过去。只是在女人堆里,出现一个侍卫,有点不合适。小顺子就没这顾虑了。    小顺子靠近陆瑾娘,“陆夫人,奴才奉命来伺候陆夫人。陆夫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奴才就行。”    “小顺子,狩猎何时开始?”    “回禀夫人,今日几位王爷要比拼一番,听说太子来了兴致也要下场。要等准备工作做好后,才会开始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起来,“今日倒是来的巧,没想到能看到王爷们比拼狩猎。对了,我们女人可否上场?”    小顺子笑道:“陆夫人若是有兴趣,一会开始后,可以在猎场跑动跑动,可是千万别进树林,那里面荆棘多,不安全。”    陆瑾娘点点头,她也没想着要冒险。只不过是想感受一下狩猎的乐趣而已。    五王爷趁着布置场地的空档,来到九王爷身边,“九弟,一会可要看你的了。”    九王爷心不在焉,“我算什么。有太子在,自然是太子拔得头筹。”    五王爷暧昧一笑,“九弟同太子是同胞兄弟,这样机会,你可一定要跟紧了太子。如此一来,你也能跟着风光一把。”    “再说吧。”九王爷兴趣缺缺。原本之前的计划是要跟着太子一起的,可是见了陆瑾娘后,九王爷已经完全没了那个心思。心里头唯一的想法就是见陆瑾娘,同陆瑾娘说话。    五王爷拍拍九王爷,含笑离去,那笑容让人看不懂。    皇上连同太子一起出来了,也就意味着一场比拼就要开始。太子身穿劲装,身边数个侍卫。皇上发表了一番言论,又鼓励的了太子一番,太子意气风发,就准备着下场一试身手。还特意让人叫上九王爷,可惜九王爷没给面子,只说各干各的,他不跟着太子一起。太子一听,先是蹙眉,接着又高兴起来。老九不跟着也好,免得什么好东西都要分他一半。    鼓声响起,激烈的鼓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,个个都兴奋起来。随着一声号角响起,马匹齐飞,尘土飞扬。所有人都冲了出去。    陆瑾娘看得激动不已,同骑马的女眷们跟在大部队的后面也冲了出去。陆瑾娘的速度放的很慢,缓慢的跟着。尘土飞扬,幸好蒙上了面巾,挡住了哪些飞进嘴里和鼻子里的尘土。离着看台越来越远,队伍也慢慢散开。因为不敢放开了速度跑,陆瑾娘渐渐的落在后面,身边除了一个小顺子外,再没有别的人。    “瑾娘……陆夫人……”看到陆瑾娘身边跟了人,九王爷急忙改口。    陆瑾娘皱眉,心知躲不开,于是停下等候。    九王爷一来,就让人讲小顺子给赶走了。只剩下陆瑾娘同九王爷两人。陆瑾娘警惕的看着九王爷,“王爷叫我作甚?”    “瑾娘,那日,那日的事情……”    “什么都别再说,我不想再提起。”陆瑾娘一想到自己被算计,被九王爷轻薄,就恶心欲吐。    但是陆瑾娘这番模样落在九王爷眼里,越发的证实了九王爷的猜测。他那天果然是和陆瑾娘……幸好五王爷不知道,不然可就惨了。“瑾娘,那日对不起。你说吧,要什么补偿,我都会给你的。”    “滚。”陆瑾娘怒不可歇,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    “你放肆。”    “我就是放肆又如何,你杀了我吗?”    “不,我不会杀了你。本王知道对不起你,你恨本王是应该的。”九王爷满脸忧郁,“那日本王喝多了酒……”    “我不想再听到有关那日所有的话题,请王爷自重。若是没别的事情,告辞。”陆瑾娘打马离开,九王爷愣愣的,却没跟上。小太监骑马来问,“王爷,该去狩猎了。”    “不去,本王今日没心情。”九王爷调转马头回行宫。    陆瑾娘背上有把弓,是女人用的,很是轻巧,即使是这样一张弓,对陆瑾娘来说也不过是装饰做样子用的。陆瑾娘可没打算自己亲自上场去猎杀猎物。小顺子一直跟在陆瑾娘身边。    “陆夫人,以前这里还有些山鸡,不过秋狩这么多天下来,这里已经没有猎物了。要想猎到猎物,只能进林子里去。那里面还有不少猎物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笑,“咱们就别进去了,只在外面转转就行了。”    森林边缘,陆瑾娘犹豫着是进去转转,还是就此返回。骑着马匹在边缘四处瞎转。这里已经没有了人影,都散开了。陆瑾娘望着幽深的森林,还是有点吓人的。小顺子提醒陆瑾娘,可以回去了。    陆瑾娘有点望林兴叹,点点头,是该回去了。反正她又不打猎,回去后洗个澡才舒服。    一声虎啸声传来,那声音就似在耳边响起一样。陆瑾娘愣了下,同小顺子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怎么回事?森林边缘怎么会有老虎?陆瑾娘好奇的转头去看,就见一个穿着明黄色,显得有点狼狈的人骑着马朝外面冲出来。陆瑾娘眼睛一眯,那是太子?太子的侍卫呢?怎么一个侍卫都没见到?还有后面跟着一只成年老虎,冲着太子冲过来。陆瑾娘顾不得其他,赶紧打马就跑。    可是马儿被虎啸声吓住,竟然慌不择路朝森林深处跑去。陆瑾娘死死的拉着缰绳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不能让马匹将自己甩下去。    破空声响起,陆瑾娘眯起了眼睛。那是箭簇穿破空气的声音。有人藏在树林里。陆瑾娘感到了危险,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埋下头,那箭不怀好意。陆瑾娘只觉着头皮发麻,明显感觉到一支箭从她的头顶飞过。接着又听到一声惨呼声。那是男人的声音。或许是小顺子的,或许是太子的。陆瑾娘什么都不知道,她无法控制住马匹,只能死死的拉着缰绳,不敢放手。    一群人映入眼帘,那是五王爷还有他的侍卫。可是那群人又很快的消失在眼帘。陆瑾娘眯起了眼睛,他们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跑去。五王爷看到她了吗?还是没有看到她?    五王爷眼睛一眯,侍卫在旁边提醒,“王爷,刚刚那个跑过去的该是陆夫人。”    “她的马匹该是受惊了,前面很危险。”另外一个侍卫说道。    “记得继续往前跑,就是一个悬崖。”    五王爷调转方向,可是只走了两步就停住了。侍卫头子小心提醒五王爷,“王爷,大事要紧。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”    “王爷,六王爷还在前面等着,不能让六王爷陷入危险中。”    五王爷咬牙,吩咐道:“派两个人去找陆夫人。”    “王爷,咱们的人手有限,此时分散人手,卑职担心事情会有不测。”    “是啊,王爷。人手有限。”    五王爷表情纠结扭曲,很快就下定决心,“走,照原计划行事。等事情了结,务必找回陆夫人。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    “卑职遵命。”    所有的景色从眼前滑过,荆棘划破了衣衫,划破了纱巾,手上脸上都有了血痕。陆瑾娘无法控制马匹,却又没本事从马匹上跳下。陆瑾娘死死的压着身体,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可是却一点都不害怕。或许如此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陆长中已经外放,不用担心被韩盛推出去顶罪。陆家自然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被抄家流放砍头。唯独放不下的就是婷姐儿,还有荔枝她们,都没给她们找一个婆家。陆瑾娘听着风的速度,眼睛已经睁不开呢。想起那一幕,她看着五王爷,似乎五王爷也看到了她。那眼神是什么样子的?是不可置信吗?他会派人来救她吗?会吗?若是五王爷真的放弃他的大事,来救她的话,陆瑾娘想到这里笑了起来。虽然五王爷不是个良配,有许多男人都有的缺点,但是陆瑾娘还是决定试着将感情放在五王爷身上。    陆瑾娘笑的欢快,五王爷会来救她吗?她的感情真的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吗?    马匹没有任何征兆的下落,陆瑾娘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离开了马鞍,往深不见底的悬崖落下。陆瑾娘望着头顶,天很蓝,空气很清新,四周很安静。死在这里也是个好去处。果然不能对五王爷抱着太大的希望。陆瑾娘裂开嘴笑了。即便是死,也要笑着死去。合欢视频色版

黄色食色软件

  灰黑色的雾体形成模糊的人形躯干。长着五官扭曲的人头,一半有皮肤血肉,一半只剩下森森白骨。   灵怪伸出又长又弯如镰刀一样的利爪,一只手中拖着巨大狰狞的流星锤。黄色食色软件它没有脚所以没有声音,但流星锤拖在地上有沙沙刺耳的动静。更诡异的是,这是灵怪走的很近了,他们才听到动静。   灵怪抬头看向四周,骷颅人头中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像在寻找什么。   月千欢收回目光深吸口气看向墨九卿他们,眼神示意说:灵怪是冲他们来的!灵怪现在分明就是在找他们,可是灵怪怎么发现他们的?为什么他们在灵怪走近了才有察觉。   难以控制心跳加快的速度,月千欢手指收拢紧握幽光月。凌天蔓延藤蔓在四周,随时准备出手。   娘亲!   霁华握着龙骨剑,脸色煞白无血色。不是他害怕,而是灵怪靠近后他们身体的本能反应。一时间好像变成了凡人,无法控制己身。   月千欢朝他们打了个手势,然后继续贴着废墟的墙面,扭头看向灵怪。这次一看,月千欢瞳孔骤然紧缩。灵怪呢?   原地空空如也,灵怪不见踪影了!   月千欢也听不见流星锤拖动的声音。灵怪绝对没有走,它就在四周。心跳越来越快,月千欢脑海中警铃敲响。她大喊:“躲开!”   砰!   身后,流星锤飞来砸穿废墟的墙面。碎石头乱飞,月千欢他们第一时间闪身躲开。挥手劈碎飞过来的碎石头,抬头对上灵怪人人头皮发麻。      这是超乎他们理解和常识的怪物,十分危险。   吼!灵怪低吼着,大步朝距离最近的墨九卿冲过去。墨九卿目光冰冷嗜血,他开口:“欢欢你们躲着,我来会会这灵怪!”   “小心!”月千欢一边担心墨九卿,一边拉着霁华他们退的远远的。未知的神秘敌人,先避开总归是没错的。   抬头看过去,只见灵怪无视墨九卿手中斩天剑。它抓起流星锤轰轰砸向墨九卿,墨九卿闪躲着无限和灵怪拉近距离。高高跳起,墨九卿运转武力一剑霹向灵怪。   这一剑蕴含极其可怕的力量。一剑将灵怪劈成两半,墨九卿还未松口气脸色瞬间大变。   他迅速抽身后退,但已经躲避不及。灵怪竟然能无视自己被劈成两半的身躯,利爪中仍然抓着流星锤狠狠砸向墨九卿。电光火闪间,墨九卿只能飞向高空,堪堪让流星锤擦着身体而过。   紧跟着灵怪也飞起来。它变成两半的身体不受阻拦,死死追着墨九卿不放。   这灵怪太邪乎,怎么对付?   月千欢声音冷冷传来,“凌天去!”   咻咻破空声,凌天冲出去藤蔓卷住灵怪的两半身体将它丢飞出去。等灵怪爬起来时,墨九卿已到了月千欢身边。他们蓄势待发准备下一轮攻击时,却发现灵怪爬起来扭头四周寻找。  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现脑海中。月千欢诧异和墨九卿对视一眼,灵怪看不到他们?   可明明他们就在灵怪的视线之中,中间距离不过才十几步。

骚虎官网

   夏悦晴抬头,眼眶已经微微发红。    她最怕七宝生病,宁愿自己生病都不敢让七宝生病,可现在七宝毫无预兆地吐起来,更将她吓坏了。    “七宝吐了,我不知道她怎么了。逸庭,你快去开车,我们送七宝去医院。”夏悦晴沙哑着声音连忙说。    裴逸庭看着她怀里的女儿,因为呕吐,一张脸色都是雪白的。    偏偏因为难受,眼眶更红了,那表情让人心疼极了。    裴逸庭立刻将七宝抱了起来,点头道:“好,我这就去开车,你别去了,你在家等消息。”    夏悦晴却不同意,“不行,我不放心,我要一起去。”    她的七宝都生病了,她哪里坐得住?    “听我的话,难道你不放心我?再者你的腿不能再奔波了。”裴逸庭没有松口,语气反而更为强硬。    事实上,他要抱着七宝,就没有办法再抱夏悦晴了。    夏悦晴也很快反应过来,原本坚持的她,咬着唇选择了妥协。    “好,你快点去。”       对于断掉的腿,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,这么迫切地希望它立刻好转。    这样就不会成为一个累赘,不会拖累裴逸庭,更可以随时看着七宝。    可现在,这些都只能暂时成为她的希望。    “我也一起去。”周阿姨斩钉截铁地说。    裴逸庭没有反对,于是他们三个人很快出了家门。    在家里等消息的夏悦晴,却感觉莫名的不安起来,心跳也加速得十分明显。    就连晚餐也没有吃,一直看着时间。    到后面,夏悦晴实在是没有耐心等了,便拿出手机,给裴逸庭打了个电话。    “怎么样?检查结果出来了吗?是不是吃坏东西了?”    没有发烧,却呕吐,难不成是食物中毒?    在去医院之前,裴逸庭也怀疑过这个可能。    可听到医生的话之后,他的脸色却比来之前更难看了。    “不是。”    只听到电话里的裴逸庭声音格外的冷。    夏悦晴一愣,惊讶地扬声:“不是食物中毒?那是怎么回事?你们现在还没回来吗?”    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裴逸庭有些克制的声音,语速很慢。“脑震荡。”    “什么?”瞬间,夏悦晴的声音拔高,无比震惊地失声。    “为什么会脑震荡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夏悦晴的声音染上了焦虑。    七宝才三岁,怎么会脑震荡?被什么撞到了吗?    可从刚才回家到现在,七宝一直在她视线中,根本没有受到什么撞击。    这个问题,裴逸庭也答不出来。    因为他暂时也还不知道七宝是怎么弄成脑震荡的。    “那医生怎么说?七宝还在呕吐吗?严重吗?要怎么治疗?”夏悦晴没有纠结怎么弄到脑震荡的问题,更关注七宝现在的状况。    “已经不吐了,刚刚睡了过去,要住院几天。”裴逸庭有些低沉的声音透出一丝烦躁。    七宝是他的心头肉,这会儿小小年纪却吃这么大的苦头,他被压抑的情绪得不到发泄,整个人格外暴躁起来。    一听到严重得需要住院,夏悦晴的眼泪忍不住涌下来。“逸庭,我也要过去,我要去医院,我不放心七宝。她长这么大没有脑震荡过,没看到我,她会害怕的。”    “我早就该发现不对劲的,怪不得我今天问她学校发生了什么事,七宝都说忘了。前几天不会这样的,明明有预兆,我却没有发现。”夏悦晴的语气无法控制地自责起自己来。    而她这么一说,裴逸庭也猛然想起了这件事。    英俊的脸庞倏而沉下,整个人的低气压更加浓厚了。    好一会儿,裴逸庭压抑的声音才响起。“好,你先别着急,在家等我,我回去接你。”    夏悦晴刚要说不用,可电话已经被裴逸庭挂了。    幸好周阿姨在,刚才七宝有些哭闹,周阿姨哄着哄着便睡着了。    等裴逸庭回来病房,说要回去接夏悦晴的时候,周阿姨二话不说同意了。“你放心,七宝我看着,不会有事的。”    裴逸庭这才点了点头,满脸凝重地走了出去。    一边走,一边思索着今天的事。    七宝放学的时候,不管是精神还是状态都很好,不像是受了伤的模样。    反而是他开完会之后,小家伙好似就变得有点蔫巴巴了。    那些头发上的粉末,难不成是墙壁上的白石灰?    裴逸庭的俊脸狠狠阴沉着,拿出手机给那个秘书打电话,冷声质问她今天为什么走开,后面七宝发生了什么事。    大晚上的忽然接到大老板的质问电话,那个秘书差点没有吓得半死。    尤其是的大老板这会儿心情明显的不好,在质问她的前提之下。    秘书结结巴巴地说了七宝的意思,以及自己的做法,换来裴逸庭更加严厉的训斥。    “七宝才三岁的孩子,让你出去你就真的放心出去了?还让她一个人去外面的洗手间?”    一听到这种话,裴逸庭就恨不得立刻开除了这个秘书。   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当妈的心竟然这么大。    “立刻去调出公司的监控,我要看我女儿到底怎么回事!”裴逸庭说着,狠狠地摁掉了电话。    他开车回去接夏悦晴,刚到家,那个战战兢兢的秘书电话就打了过来。    监控已经被人连夜调出来了,看到之后,那个秘书差点晕了过去。    “裴……裴总……”    裴逸庭面无表情地听着,推门下车,往别墅里头走去。    “结果出来了?有什么发现?”    “是……是叶小姐……”秘书战战兢兢地回了几个字。    裴逸庭动作一顿,微眯的双眼掠过一丝危险,“什么叶小姐?别支支吾吾,一口说清楚。”    “叶紫馨小姐。”    这个名字,让裴逸庭的脸色更为阴沉。    叶紫馨?    就是闯入他的会议室,被他赶出去的那个女人?    “监控发给我!”裴逸庭冷冷命令,浑身发出一阵阴狠的光芒。    过了一会儿,他收到一个视频文件,当即迅速点开。    画面上出现的,确实是叶紫馨。    因为七宝撞到了叶紫馨,她恼羞成怒,推了七宝一把,让她的脑袋撞到了墙壁……骚虎官网
SECOND BLOG POST

   一个月后秋狩,皇帝的御辇在禁卫军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到了行宫。而陆瑾娘所住的流溪别院离着行宫也不过就是半天的路程。骑快马自然是更快。    秋狩开始,五王爷一直守在行宫,陆瑾娘则是在别院安心住着。对南行宫的热闹丝毫没有去关注。以为会过个清净惬意的日子,却不想五王爷带着九王爷来到别院。陆瑾娘知道这次秋狩,五王爷并没有带任何女眷随行。如今又将九王爷请来,陆瑾娘不得不出面招呼,安排人伺候好九王爷。    九王爷兴致很高,一直同五王爷说着秋狩的种种趣事,依旧彰显自己武功了得。    五王爷亲自给九王爷斟酒,“九弟喝酒,难得这两日轻松一点,咱们兄弟两人方能到这里偷闲,可别浪费了这难得的好时光。”    “五哥说的是。不过弟弟还是还是羡慕五哥。无论到哪里,都有佳人相伴。你那陆夫人虽说不是绝色,却也是别有风味,五哥好福气。”九王爷喝多了酒,有点口无遮拦。    五王爷也没生气,一边给九王爷斟酒,一边笑道:“哪里有九弟说的那么好。至于陆氏,不过是一般的内宅妇人而已。”    “非也,非也。五哥这话可就不对了。那陆氏虽非绝色,却有着绝色不曾有的风情。哈哈,该打嘴,那毕竟是五哥的女人,我这么说五哥可别介意。”九王爷还没彻底醉,这话出口,就知道不合适。很是尴尬。    五王爷倒是面色平静,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生气。“九弟无需如此。陆氏自有陆氏的好,不过九弟也是艳福不浅。你宫里头那几位,也都是让人艳羡不已。”    “比不上,完全比不上。”九王爷连连摇头,“连一半都比不上。还是五哥有艳福。”    五王爷嘴角微翘,意味不明。只是不停的给九王爷灌酒。    喝到中途,五王爷有点小事离去,让丫头们伺候九王爷继续喝酒。    陆瑾娘在内院,前院来人,说是五王爷让陆瑾娘去前院陪酒。陆瑾娘一听,皱眉,她很是厌烦陪酒。叫来传话的小丫头,“王爷这会和九王爷喝得怎么样呢?”       “已经半醉了。一直是咱们王爷在伺候着。”    陆瑾娘微蹙眉头,“你先下去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    陆瑾娘起身,微微收拾了一番,这才出门。    九王爷喝酒喝的晕熏熏的,只觉着浑身燥热难耐,心里头烦躁不安。很想找个出口发泄一番。最好是脱光了衣服跳进那池塘里痛快的洗一个冷水澡。九王爷端起酒杯,一口何干,嘴里却越发的干燥难耐,心里头的火气直接往上冲。看人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头。突然眼前一亮,陆瑾娘竟然来了。还是他在做梦。不对,那人会动,陆瑾娘真的来了。    陆瑾娘走到外院垂花门,刚转了个弯,正准备进小院,就见九王爷朝她走了过来。手里面还拿着一个酒壶,端着一个酒杯,摇摇晃晃的,眼神迷离,明显是一副醉酒的模样。陆瑾娘大皱眉头,这都喝醉了,为何五王爷还让她过来?还有五王爷人呢?为何没看到。    陆瑾娘规矩的给九王爷行了个礼,“见过九王爷。”    九王爷笑呵呵的,摇摇晃晃走到陆瑾娘身前,眼睛直直的盯着陆瑾娘。“瑾娘来了,好久没见你。陪本王一起喝酒。”说着就将酒杯朝着陆瑾娘递过去。    陆瑾娘躲开,“九王爷,你喝醉了。我让小厮进来扶着你回去歇息吧。”    “没醉,我清醒的很。瑾娘今日这一身嫩绿色衣衫很是漂亮,很衬你的肤色。本王很喜欢。”    “抱歉,九王爷喝醉了,我不便在这里伺候。我先走了。”    “别走。”九王爷突然伸手拉住陆瑾娘,“你别走。好不容易见到你一面,你为什么要走。不准走,陪着本王,本王不许你走。”    “放手。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这个疯子。    “不放手,你不走本王就放开你。但是你要答应本王陪本王喝酒。”    九王爷本就是男子,加上醉酒,这力气更是大。陆瑾娘死命的要挣脱,可是就是没办法。而原本在院子里伺候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不见了。而陆瑾娘带来的丫头都被挡在了垂花门外面。这里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。    陆瑾娘紧张起来,还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,狠狠的甩了个巴掌,重重的打在九王爷的脸上。陆瑾娘满脸怒气,“放手。”    “你打本王?”九王爷晕乎乎的,不敢置信,自己竟然被打了,还是被一个女人打了。    “你打了本王?”九王爷眼睛眯起来,危险之极。    “打了你又如何?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此时要紧的是要离开这里。九王爷分明就是个疯子。“放手。你搞清楚我是五王爷的女人,你这么对我,你就不怕五王爷恼怒。”    “五哥又怎么会怪我,不过是个女人而已。”九王爷眼里有凶光。突然朝陆瑾娘扑过去,想要对陆瑾娘行那不轨之事。此刻九王爷脑子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那副白花花的身体,那隐忍的表情,那挺翘的部位,那凸起的……那袖长的双腿。这一切就如春药一般刺激着九王爷的神经。他此刻只想将这个一直出现在梦中的女人压在身下,狠狠的撕烂她的衣服,狠狠的要她的身体。这个想法驱使着九王爷的头脑和行动。    陆瑾娘恐惧极了,不,不要,她不要被九王爷……她拼命反抗。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,张大了嘴巴呼救。绝不能,一定不能。可是为何她的头脑渐渐迷糊,越来越不清醒。怎么回事,怎么像是吸入了迷药一样。    五王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九王爷身后,一拳下去,九王爷晕倒在地上。陆瑾娘痛哭流涕,可是神智却不甚清醒。五王爷将陆瑾娘的衣衫正理整齐,抱起陆瑾娘。然后看了眼身后,顾忠带着几个陌生的侍卫就站在阴暗的角落里。    “接下来该知道怎么做吗?”    顾忠低着头,面无表情,“王爷放心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    “那行,照着计划行事。”    “奴才遵命。”    五王爷带着昏迷过去的陆瑾娘走了,顾忠一挥手,就有侍卫上来提着九王爷走了。五王爷抱着陆瑾娘直接回到内院卧房,脱光陆瑾娘的衣服,直接压了上去。陆瑾娘神智不清,却热情的吓人。拼命的缠着五王爷,不停的要。    五王爷兴奋异常,这具身体是他渴望的。要了陆瑾娘一次又一次,两个人不停的缠绵。中途陆瑾娘清醒过来,发觉压在身上的是五王爷,顿时松了口气。接着又哭了起来,“王爷,王爷,我很怕。”    陆瑾娘死死的抱住五王爷,似乎生怕五王爷离开。    五王爷一边在陆瑾娘的身体里征伐,一边安慰着陆瑾娘,“瑾娘不怕,本王就在身边。”    “王爷,九王爷发疯了。王爷,奴被九王爷轻薄了,王爷,奴该怎么办。王爷嫌弃了奴,对吗?”    “不会的。”九王爷重重的攻击着陆瑾娘,陆瑾娘的身体随着动了起来,完全不能控制。“你放心,一切都好好的。没事了,不用多想,那只是个噩梦。”    “呜呜……王爷,奴,王爷那时候去了哪里?为什么只有奴一个人。王爷,奴怎么会回到房里?”    “自然是本王抱你回来的。放心,什么都没发生。你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岂能容许他人染指。”五王爷快速的进攻,畅快的发泄出来。压在陆瑾娘的身体上。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汗水,黏糊糊的黏在一起。    陆瑾娘经历了一次畅快的,过后,陆瑾娘又陷入一种觉着自己很脏的自我嫌弃的情绪中。“王爷,奴,奴是听王爷的吩咐去外院的。可是王爷当时为何不在,要是王爷在的话,奴也不会被九王爷,他,他……”    陆瑾娘无法在说下去,情绪太过激动,思绪也很混乱。    “别哭了。”五王爷温柔的擦干陆瑾娘的眼泪,“是本王不对。本王不该临时离开的。你放心,此事没人知道。那些伺候的人本王都处置了。安心吧,你的身体一直都是本王的,谁也不能觊觎。”    “王爷,奴真的没事吗?”    “自然。你放心,本王很及时的赶过去。九王爷会得到教训的,你会没事的。”    陆瑾娘混乱着,无法平静下来。死死的缠着五王爷,两个人再一次的疯狂起来。    天大亮,九王爷终于睁开眼睛,清醒过来。愣愣的望着头顶,突然跳起来,表情惊慌,眼珠子四处乱转。这是喝酒的院子,他睡在床上。只是床铺凌乱,屋里有着明显的淫乱迹象,还有那裸的痕迹。这一切都说明了昨晚在这张床上发生了某种很疯狂的男女情事。    九王爷表情变了,他已经想起来,他的最后记忆是陆瑾娘。他抱着陆瑾娘,不让她离去。难道昨晚他在喝醉后对陆瑾娘做下了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?怎么办?陆瑾娘是五王爷的女人,可是他将五王爷的女人睡了。这事情要是被五王爷知道了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    九王爷抱头,一脸痛苦慌乱失措,他怎么会对陆瑾娘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。如今该怎么办?这件事情究竟有谁知道?陆瑾娘人呢?她是不是已经发生不测?    九王爷都快疯了,莫非是梦里太多次梦到陆瑾娘,所以昨晚喝醉后就情不自禁?九王爷无法再想下去。    九王爷贴身小太监敲门,“王爷,时辰不早了,该起了。五王爷可等着王爷,一会就该启程回行宫。”    九王爷惊慌,将小太监叫进屋内,“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    小太监一看屋里的情形,还有屋中的气味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暧昧一笑,“王爷,不就是那么回事。”    “本王问你昨晚本王究竟和谁?”九王爷神情凶狠。    小太监有点怕,“回禀王爷,昨儿晚上,昨儿晚上奴才喝多了。所以奴才也不清楚。请王爷赎罪。”小太监干脆利落的跪下,“王爷,要不要奴才去问问这院里伺候的小厮,看看昨晚究竟是哪个丫头?”    “不用了。”九王爷寒着脸,“伺候本王更衣。本王要去见五王兄。”    九王爷满心忐忑,表情很不自然。走到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。五王爷从屋里出来,满脸含笑,“九弟这是怎么呢?到了门口竟然不进来。莫非九弟还不饿?”    他不知道?五王兄根本不知道?九王爷从五王爷的表情上得出这个结论,心里头顿时松了口气,那负疚感似乎都少了许多。笑了笑,“五哥说笑了,我这不是进来了嘛。”    “好,咱们兄弟一起用饭,等会一起出发回行宫。”    “一切听五哥的安排。”    吃早饭的时候,九王爷一直不敢抬头看五王爷,显得很心虚。五王爷说着话,发觉九王爷神情不对,笑道:“九弟这是做什么?莫非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,所以心虚?”    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九王爷慌乱的差点打翻杯盘。    五王爷挑眉,九王爷心虚不已,尴尬的笑笑,“就是,就是昨晚喝多了,今早醒来,这酒还没醒,糊涂的很。五哥可别同父皇说。”    “哈哈,我道是什么事情,不过是喝多了酒。你也该早说,厨房准备了醒酒汤。来人,给九王爷拿醒酒汤。”    九王爷很尴尬,心里却是无比的轻松,五王爷没发现,什么都不知道,很好,太好了。只是陆瑾娘呢?人怎么没看见?难道是半夜就走了吗?那这别院的下人可曾有看到的?要是传出什么话来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九王爷很纠结,很矛盾,此刻在五王爷的目视下,却只能将所有都藏在心里头,然后跟着五王爷骑上马,念念不舍的离开别院。    陆瑾娘端坐在榻上,表情很纠结。不过思绪却越来越清楚。问荔枝,“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    “回禀夫人,是王爷抱着夫人回来的。”    陆瑾娘面无表情,“我回来的时候,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?是否神智不清?”    “奴婢没跟着进来,奴婢也不知道夫人的情况。夫人,昨儿可是喝多呢?”    陆瑾娘摆手,“荔枝我来问你,昨儿你们在垂花门等候的时候,可曾听到我喊人的声音?”    荔枝摇头,“夫人有喊人吗?奴婢一点声音都没听到。”    陆瑾娘皱眉,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楚。突然的昏迷神智不清,院子里伺候的人很诡异的消失,九王爷奇怪的言行似乎是被下了药一般,五王爷准时的赶到。这一切就似一个阴谋一般,而她陆瑾娘貌似成了其中的棋子。陆瑾娘心里发寒,是五王爷吗?除了他还会有谁?    陆瑾娘死死的咬着下唇,心里头冰冷一片。看似是九王爷醉酒发疯,可是……陆瑾娘自嘲的笑了起来。手腕上还留着一圈痕迹,这是九王爷拉扯她时,力气过大,留下的。这个痕迹明白的告诉她,昨晚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,是真实的。而她则成了一件工具,一件算计人的工具。    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好,好的很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为了那个位置,女人如何,至亲亦可杀。不过是一点清白,死人都不怕,清白又算得了什么。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站在窗户边,望着外面,阳光明媚,日头正好。但是她的心却一片冰冷。    荔枝发觉了陆瑾娘的情绪不对头,似乎心中怀揣着强大的戾气,要将人烧毁一般。“夫人,今日不带婷姐儿出门玩耍吗?”    “不。”陆瑾娘回头,“让马房准备,今日本夫人要练习骑马。”    “夫人,骑马危险,还是不要了吧。”    “不行,本夫人一定要骑马。快去。”    荔枝只能遵命,下去安排。陆瑾娘死死的捏着拳头,表情扭曲。    来到马场,马匹已经备准好了。是一匹温顺的母马。自从脚伤彻底好了后,陆瑾娘就有心学骑马,只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这骑马的本事还真不行。陆瑾娘穿着骑装,潇洒的跨上马鞍,在马夫的伺候下,马匹慢慢的围着马场跑圈圈。跑了两圈,陆瑾娘突然挥动马鞭,狠狠的抽在马匹的身上,马儿突然长嘶一声,放开速度奔跑起来。荔枝等人吓得惊声尖叫,赶紧让马夫将马控制住。    可是陆瑾娘还在嫌弃马匹的速度太慢,她还要更快,更快的速度奔跑,她要感受风的速度,她需要发泄,将内心的戾气都发泄出来。旁人的惊叫,呼喊统统的听不到。    不知何时,马匹终于停了下来。所有人都围了上来,关心的问着陆瑾娘要不要紧。    陆瑾娘像是什么都没听到,只觉着耳边轰轰的,闹的很。她哈哈大笑起来,畅快无比。这才是要过的生活,无拘无束,谁也不能管她。陆瑾娘下了马,荔枝冲上来,就冲陆瑾娘叫道:“夫人这是做什么。夫人知道不知道刚刚都要将人吓死了。夫人怎么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安全。这样子下去,可怎么得了。夫人,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,也该为婷姐儿着想。夫人,你,奴婢都快要被你吓死了。”    “行了,知道你受了惊吓,以后不会了。不过你没发现我的骑术长进不少吗?”陆瑾娘心情很不错,笑呵呵的。    “夫人还说。就夫人这骑术,连别人一半都比不上,也敢跑马。还好是匹母马,马匹温顺。要是遇到一匹烈马,奴婢都不敢想那后果。夫人你吓死奴婢了。”    “哎呦,荔枝你可别唠叨了。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冒险了。”    荔枝抹着眼泪,“这可是夫人你自己答应的,可别下次又忘了。”    “一定不会忘的。”    从那天开始,陆瑾娘每天都要到马场练习骑马,骑术精进很快。马夫说以陆瑾娘的骑术可以到外面跑马,不过速度不能快,得慢慢来。陆瑾娘听到后很高兴,同荔枝说道:“秋狩还在进行,等王爷再来的时候,我要求王爷,带我一起去秋狩。”    荔枝张大了嘴巴,“夫人要去秋狩?”    陆瑾娘点头,“说的没错,我要去秋狩。”陆瑾娘几乎是咬牙切齿。    荔枝有心想劝,那都是男人的天下,陆瑾娘去有什么意思。再说如今虽说已经到了秋天,但是天气依旧很热。去晒个两天,那皮肤都晒坏了。女人嘛,还是留在屋里最好。可别去秋狩了。    陆瑾娘打定了主意,谁劝也没用。叫人去行宫打听五王爷的行踪,五王爷得知陆瑾娘有事,于是抽空回了一趟别院。    陆瑾娘热情伺候,将五王爷伺候舒坦了,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。“王爷,奴已经学会骑马。”    五王爷惊奇,“你会骑马?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点头,眼睛都在发亮。“王爷要不和奴一起去马场,看看奴骑马的姿势如何。”    “好啊!”五王爷还真是挺好奇的。陆瑾娘竟然会骑马,这和陆瑾娘的气质可是一点都不像。    到了马场,陆瑾娘骑马跑了几圈。公平的说,陆瑾娘的姿势很标准,技术很一般,勉强也算是会骑马。当然这是五王爷的标准。陆瑾娘下了马,跑到五王爷的身边,“王爷,你觉着我骑得可好?”    瞧着陆瑾娘穿着骑装,包裹着玲珑曲线的身体,五王爷心里头发热。点头,“瑾娘骑得不错。”    “那王爷可否答应奴,让奴跟着王爷一起去秋狩?奴就是想见识一下。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未必遇到,奴就是想感受一下秋狩的气氛。还请王爷成全。”陆瑾娘的脸颊红扑扑的,那是自然的红晕。眼睛亮闪闪的,那里面充满着青春激情和兴奋。    原本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,结果就成了,“行,本王带你去秋狩。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抱紧了五王爷,“多谢王爷,王爷你太好了。”    五王爷很享受被陆瑾娘崇拜的感觉,这种滋味非常的美妙。五王爷突然抱起陆瑾娘,猴急的往最近的厢房跑去。陆瑾娘魅惑的笑了起来,勾着五王爷的脖子,深情的给了五王爷一个吻。刺激的五王爷恨不得将陆瑾娘就地正法。    到了厢房,清场,然后五王爷急不可耐的压在陆瑾娘身上,开始又一次的激情。    当天,陆瑾娘就跟着五王爷去了行宫。到行宫的时候天色已昏暗。下了马车,陆瑾娘四下打量,不愧是皇家园林,行宫景色精致异常,却又不失自然风光。因为皇帝移驾行宫,所以行宫里多了许多宫女太监,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。    陆瑾娘住进五王爷的院子,屋中布置的很精致,感觉是将皇宫库房里面的玩意都带到了行宫。坐了半日的马车,陆瑾娘早已经累了,洗漱过后,早早的上了床,睡觉。    第二日一早,陆瑾娘起来后神清气爽,穿戴整齐,用过早饭,跟着五王爷一起出了行宫,去了猎场。骑在马上,脸上围着面巾。一方面是为了遮掩容貌,一方面也是为了抵挡风沙。毕竟猎场风大,难免有沙土被吹进嘴里,有东西挡着,就觉着舒服多了。    陆瑾娘骑在马上,眼睛一转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九王爷。九王爷显得很心虚,还有点愧疚。和陆瑾娘的目光对上,迟迟不肯移开。陆瑾娘掀开面巾,冲九王爷冷漠的一笑,眼里冒着怒火。九王爷越发的觉着自己肯定是将陆瑾娘给……也越发的愧疚。幸好五王爷什么都不知道,还好还好。只是,只是为何陆瑾娘会来猎场。九王爷的目光一直不曾真正的从陆瑾娘的身上挪开。他觉着自己该找个机会同陆瑾娘说说话。    陆瑾娘重现蒙上面巾,混在女眷这一群。这样的大日子,不少宗室贵女,还有一些命妇,某些王府女眷,后宫嫔妃都来了。有的能骑马,有的不会骑马只能在后面的台子上看着大家。陆瑾娘混着的人群,很多人都显得面熟,不过认识的人没几个。人家也不可能主动同一个王府的妾侍打招呼,那样太过丢份。    周围都是兵士,他们都是此次秋狩的护卫。陆瑾娘四下打量,目光突然定住。    那是窦猛,陆瑾娘绝对没有认错,那是窦猛。穿着三品武官的官服,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正在指挥士兵。陆瑾娘的目光显然惊动了警觉性十分强的窦猛。窦猛猛地回头,正好逮住陆瑾娘的视线。    窦猛放肆的笑了笑,还舔了舔嘴唇,那目光直接而邪恶。陆瑾娘面无表情,缓慢的放下脸上的面巾,冲窦猛看过去。窦猛微微点点头,然后继续指挥士兵做好猎场的防卫工作。    陆瑾娘无声的笑了笑,这个窦猛,真是让人猜不透。谜一样的男人。    陆瑾娘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窦猛。    五王爷朝着陆瑾娘这边看过来,不太放心陆瑾娘一个人,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。干脆让顾忠将小顺子派过去。反正小顺子骑马是不错的。本来五王爷是想派一个侍卫过去。只是在女人堆里,出现一个侍卫,有点不合适。小顺子就没这顾虑了。    小顺子靠近陆瑾娘,“陆夫人,奴才奉命来伺候陆夫人。陆夫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奴才就行。”    “小顺子,狩猎何时开始?”    “回禀夫人,今日几位王爷要比拼一番,听说太子来了兴致也要下场。要等准备工作做好后,才会开始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起来,“今日倒是来的巧,没想到能看到王爷们比拼狩猎。对了,我们女人可否上场?”    小顺子笑道:“陆夫人若是有兴趣,一会开始后,可以在猎场跑动跑动,可是千万别进树林,那里面荆棘多,不安全。”    陆瑾娘点点头,她也没想着要冒险。只不过是想感受一下狩猎的乐趣而已。    五王爷趁着布置场地的空档,来到九王爷身边,“九弟,一会可要看你的了。”    九王爷心不在焉,“我算什么。有太子在,自然是太子拔得头筹。”    五王爷暧昧一笑,“九弟同太子是同胞兄弟,这样机会,你可一定要跟紧了太子。如此一来,你也能跟着风光一把。”    “再说吧。”九王爷兴趣缺缺。原本之前的计划是要跟着太子一起的,可是见了陆瑾娘后,九王爷已经完全没了那个心思。心里头唯一的想法就是见陆瑾娘,同陆瑾娘说话。    五王爷拍拍九王爷,含笑离去,那笑容让人看不懂。    皇上连同太子一起出来了,也就意味着一场比拼就要开始。太子身穿劲装,身边数个侍卫。皇上发表了一番言论,又鼓励的了太子一番,太子意气风发,就准备着下场一试身手。还特意让人叫上九王爷,可惜九王爷没给面子,只说各干各的,他不跟着太子一起。太子一听,先是蹙眉,接着又高兴起来。老九不跟着也好,免得什么好东西都要分他一半。    鼓声响起,激烈的鼓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,个个都兴奋起来。随着一声号角响起,马匹齐飞,尘土飞扬。所有人都冲了出去。    陆瑾娘看得激动不已,同骑马的女眷们跟在大部队的后面也冲了出去。陆瑾娘的速度放的很慢,缓慢的跟着。尘土飞扬,幸好蒙上了面巾,挡住了哪些飞进嘴里和鼻子里的尘土。离着看台越来越远,队伍也慢慢散开。因为不敢放开了速度跑,陆瑾娘渐渐的落在后面,身边除了一个小顺子外,再没有别的人。    “瑾娘……陆夫人……”看到陆瑾娘身边跟了人,九王爷急忙改口。    陆瑾娘皱眉,心知躲不开,于是停下等候。    九王爷一来,就让人讲小顺子给赶走了。只剩下陆瑾娘同九王爷两人。陆瑾娘警惕的看着九王爷,“王爷叫我作甚?”    “瑾娘,那日,那日的事情……”    “什么都别再说,我不想再提起。”陆瑾娘一想到自己被算计,被九王爷轻薄,就恶心欲吐。    但是陆瑾娘这番模样落在九王爷眼里,越发的证实了九王爷的猜测。他那天果然是和陆瑾娘……幸好五王爷不知道,不然可就惨了。“瑾娘,那日对不起。你说吧,要什么补偿,我都会给你的。”    “滚。”陆瑾娘怒不可歇,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    “你放肆。”    “我就是放肆又如何,你杀了我吗?”    “不,我不会杀了你。本王知道对不起你,你恨本王是应该的。”九王爷满脸忧郁,“那日本王喝多了酒……”    “我不想再听到有关那日所有的话题,请王爷自重。若是没别的事情,告辞。”陆瑾娘打马离开,九王爷愣愣的,却没跟上。小太监骑马来问,“王爷,该去狩猎了。”    “不去,本王今日没心情。”九王爷调转马头回行宫。    陆瑾娘背上有把弓,是女人用的,很是轻巧,即使是这样一张弓,对陆瑾娘来说也不过是装饰做样子用的。陆瑾娘可没打算自己亲自上场去猎杀猎物。小顺子一直跟在陆瑾娘身边。    “陆夫人,以前这里还有些山鸡,不过秋狩这么多天下来,这里已经没有猎物了。要想猎到猎物,只能进林子里去。那里面还有不少猎物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笑,“咱们就别进去了,只在外面转转就行了。”    森林边缘,陆瑾娘犹豫着是进去转转,还是就此返回。骑着马匹在边缘四处瞎转。这里已经没有了人影,都散开了。陆瑾娘望着幽深的森林,还是有点吓人的。小顺子提醒陆瑾娘,可以回去了。    陆瑾娘有点望林兴叹,点点头,是该回去了。反正她又不打猎,回去后洗个澡才舒服。    一声虎啸声传来,那声音就似在耳边响起一样。陆瑾娘愣了下,同小顺子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怎么回事?森林边缘怎么会有老虎?陆瑾娘好奇的转头去看,就见一个穿着明黄色,显得有点狼狈的人骑着马朝外面冲出来。陆瑾娘眼睛一眯,那是太子?太子的侍卫呢?怎么一个侍卫都没见到?还有后面跟着一只成年老虎,冲着太子冲过来。陆瑾娘顾不得其他,赶紧打马就跑。    可是马儿被虎啸声吓住,竟然慌不择路朝森林深处跑去。陆瑾娘死死的拉着缰绳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不能让马匹将自己甩下去。    破空声响起,陆瑾娘眯起了眼睛。那是箭簇穿破空气的声音。有人藏在树林里。陆瑾娘感到了危险,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埋下头,那箭不怀好意。陆瑾娘只觉着头皮发麻,明显感觉到一支箭从她的头顶飞过。接着又听到一声惨呼声。那是男人的声音。或许是小顺子的,或许是太子的。陆瑾娘什么都不知道,她无法控制住马匹,只能死死的拉着缰绳,不敢放手。    一群人映入眼帘,那是五王爷还有他的侍卫。可是那群人又很快的消失在眼帘。陆瑾娘眯起了眼睛,他们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跑去。五王爷看到她了吗?还是没有看到她?    五王爷眼睛一眯,侍卫在旁边提醒,“王爷,刚刚那个跑过去的该是陆夫人。”    “她的马匹该是受惊了,前面很危险。”另外一个侍卫说道。    “记得继续往前跑,就是一个悬崖。”    五王爷调转方向,可是只走了两步就停住了。侍卫头子小心提醒五王爷,“王爷,大事要紧。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”    “王爷,六王爷还在前面等着,不能让六王爷陷入危险中。”    五王爷咬牙,吩咐道:“派两个人去找陆夫人。”    “王爷,咱们的人手有限,此时分散人手,卑职担心事情会有不测。”    “是啊,王爷。人手有限。”    五王爷表情纠结扭曲,很快就下定决心,“走,照原计划行事。等事情了结,务必找回陆夫人。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    “卑职遵命。”    所有的景色从眼前滑过,荆棘划破了衣衫,划破了纱巾,手上脸上都有了血痕。陆瑾娘无法控制马匹,却又没本事从马匹上跳下。陆瑾娘死死的压着身体,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可是却一点都不害怕。或许如此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陆长中已经外放,不用担心被韩盛推出去顶罪。陆家自然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被抄家流放砍头。唯独放不下的就是婷姐儿,还有荔枝她们,都没给她们找一个婆家。陆瑾娘听着风的速度,眼睛已经睁不开呢。想起那一幕,她看着五王爷,似乎五王爷也看到了她。那眼神是什么样子的?是不可置信吗?他会派人来救她吗?会吗?若是五王爷真的放弃他的大事,来救她的话,陆瑾娘想到这里笑了起来。虽然五王爷不是个良配,有许多男人都有的缺点,但是陆瑾娘还是决定试着将感情放在五王爷身上。    陆瑾娘笑的欢快,五王爷会来救她吗?她的感情真的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吗?    马匹没有任何征兆的下落,陆瑾娘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离开了马鞍,往深不见底的悬崖落下。陆瑾娘望着头顶,天很蓝,空气很清新,四周很安静。死在这里也是个好去处。果然不能对五王爷抱着太大的希望。陆瑾娘裂开嘴笑了。即便是死,也要笑着死去。合欢视频色版
THIRD BLOG POST

   一个月后秋狩,皇帝的御辇在禁卫军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到了行宫。而陆瑾娘所住的流溪别院离着行宫也不过就是半天的路程。骑快马自然是更快。    秋狩开始,五王爷一直守在行宫,陆瑾娘则是在别院安心住着。对南行宫的热闹丝毫没有去关注。以为会过个清净惬意的日子,却不想五王爷带着九王爷来到别院。陆瑾娘知道这次秋狩,五王爷并没有带任何女眷随行。如今又将九王爷请来,陆瑾娘不得不出面招呼,安排人伺候好九王爷。    九王爷兴致很高,一直同五王爷说着秋狩的种种趣事,依旧彰显自己武功了得。    五王爷亲自给九王爷斟酒,“九弟喝酒,难得这两日轻松一点,咱们兄弟两人方能到这里偷闲,可别浪费了这难得的好时光。”    “五哥说的是。不过弟弟还是还是羡慕五哥。无论到哪里,都有佳人相伴。你那陆夫人虽说不是绝色,却也是别有风味,五哥好福气。”九王爷喝多了酒,有点口无遮拦。    五王爷也没生气,一边给九王爷斟酒,一边笑道:“哪里有九弟说的那么好。至于陆氏,不过是一般的内宅妇人而已。”    “非也,非也。五哥这话可就不对了。那陆氏虽非绝色,却有着绝色不曾有的风情。哈哈,该打嘴,那毕竟是五哥的女人,我这么说五哥可别介意。”九王爷还没彻底醉,这话出口,就知道不合适。很是尴尬。    五王爷倒是面色平静,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生气。“九弟无需如此。陆氏自有陆氏的好,不过九弟也是艳福不浅。你宫里头那几位,也都是让人艳羡不已。”    “比不上,完全比不上。”九王爷连连摇头,“连一半都比不上。还是五哥有艳福。”    五王爷嘴角微翘,意味不明。只是不停的给九王爷灌酒。    喝到中途,五王爷有点小事离去,让丫头们伺候九王爷继续喝酒。    陆瑾娘在内院,前院来人,说是五王爷让陆瑾娘去前院陪酒。陆瑾娘一听,皱眉,她很是厌烦陪酒。叫来传话的小丫头,“王爷这会和九王爷喝得怎么样呢?”       “已经半醉了。一直是咱们王爷在伺候着。”    陆瑾娘微蹙眉头,“你先下去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    陆瑾娘起身,微微收拾了一番,这才出门。    九王爷喝酒喝的晕熏熏的,只觉着浑身燥热难耐,心里头烦躁不安。很想找个出口发泄一番。最好是脱光了衣服跳进那池塘里痛快的洗一个冷水澡。九王爷端起酒杯,一口何干,嘴里却越发的干燥难耐,心里头的火气直接往上冲。看人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头。突然眼前一亮,陆瑾娘竟然来了。还是他在做梦。不对,那人会动,陆瑾娘真的来了。    陆瑾娘走到外院垂花门,刚转了个弯,正准备进小院,就见九王爷朝她走了过来。手里面还拿着一个酒壶,端着一个酒杯,摇摇晃晃的,眼神迷离,明显是一副醉酒的模样。陆瑾娘大皱眉头,这都喝醉了,为何五王爷还让她过来?还有五王爷人呢?为何没看到。    陆瑾娘规矩的给九王爷行了个礼,“见过九王爷。”    九王爷笑呵呵的,摇摇晃晃走到陆瑾娘身前,眼睛直直的盯着陆瑾娘。“瑾娘来了,好久没见你。陪本王一起喝酒。”说着就将酒杯朝着陆瑾娘递过去。    陆瑾娘躲开,“九王爷,你喝醉了。我让小厮进来扶着你回去歇息吧。”    “没醉,我清醒的很。瑾娘今日这一身嫩绿色衣衫很是漂亮,很衬你的肤色。本王很喜欢。”    “抱歉,九王爷喝醉了,我不便在这里伺候。我先走了。”    “别走。”九王爷突然伸手拉住陆瑾娘,“你别走。好不容易见到你一面,你为什么要走。不准走,陪着本王,本王不许你走。”    “放手。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这个疯子。    “不放手,你不走本王就放开你。但是你要答应本王陪本王喝酒。”    九王爷本就是男子,加上醉酒,这力气更是大。陆瑾娘死命的要挣脱,可是就是没办法。而原本在院子里伺候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不见了。而陆瑾娘带来的丫头都被挡在了垂花门外面。这里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。    陆瑾娘紧张起来,还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,狠狠的甩了个巴掌,重重的打在九王爷的脸上。陆瑾娘满脸怒气,“放手。”    “你打本王?”九王爷晕乎乎的,不敢置信,自己竟然被打了,还是被一个女人打了。    “你打了本王?”九王爷眼睛眯起来,危险之极。    “打了你又如何?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此时要紧的是要离开这里。九王爷分明就是个疯子。“放手。你搞清楚我是五王爷的女人,你这么对我,你就不怕五王爷恼怒。”    “五哥又怎么会怪我,不过是个女人而已。”九王爷眼里有凶光。突然朝陆瑾娘扑过去,想要对陆瑾娘行那不轨之事。此刻九王爷脑子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那副白花花的身体,那隐忍的表情,那挺翘的部位,那凸起的……那袖长的双腿。这一切就如春药一般刺激着九王爷的神经。他此刻只想将这个一直出现在梦中的女人压在身下,狠狠的撕烂她的衣服,狠狠的要她的身体。这个想法驱使着九王爷的头脑和行动。    陆瑾娘恐惧极了,不,不要,她不要被九王爷……她拼命反抗。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,张大了嘴巴呼救。绝不能,一定不能。可是为何她的头脑渐渐迷糊,越来越不清醒。怎么回事,怎么像是吸入了迷药一样。    五王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九王爷身后,一拳下去,九王爷晕倒在地上。陆瑾娘痛哭流涕,可是神智却不甚清醒。五王爷将陆瑾娘的衣衫正理整齐,抱起陆瑾娘。然后看了眼身后,顾忠带着几个陌生的侍卫就站在阴暗的角落里。    “接下来该知道怎么做吗?”    顾忠低着头,面无表情,“王爷放心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    “那行,照着计划行事。”    “奴才遵命。”    五王爷带着昏迷过去的陆瑾娘走了,顾忠一挥手,就有侍卫上来提着九王爷走了。五王爷抱着陆瑾娘直接回到内院卧房,脱光陆瑾娘的衣服,直接压了上去。陆瑾娘神智不清,却热情的吓人。拼命的缠着五王爷,不停的要。    五王爷兴奋异常,这具身体是他渴望的。要了陆瑾娘一次又一次,两个人不停的缠绵。中途陆瑾娘清醒过来,发觉压在身上的是五王爷,顿时松了口气。接着又哭了起来,“王爷,王爷,我很怕。”    陆瑾娘死死的抱住五王爷,似乎生怕五王爷离开。    五王爷一边在陆瑾娘的身体里征伐,一边安慰着陆瑾娘,“瑾娘不怕,本王就在身边。”    “王爷,九王爷发疯了。王爷,奴被九王爷轻薄了,王爷,奴该怎么办。王爷嫌弃了奴,对吗?”    “不会的。”九王爷重重的攻击着陆瑾娘,陆瑾娘的身体随着动了起来,完全不能控制。“你放心,一切都好好的。没事了,不用多想,那只是个噩梦。”    “呜呜……王爷,奴,王爷那时候去了哪里?为什么只有奴一个人。王爷,奴怎么会回到房里?”    “自然是本王抱你回来的。放心,什么都没发生。你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岂能容许他人染指。”五王爷快速的进攻,畅快的发泄出来。压在陆瑾娘的身体上。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汗水,黏糊糊的黏在一起。    陆瑾娘经历了一次畅快的,过后,陆瑾娘又陷入一种觉着自己很脏的自我嫌弃的情绪中。“王爷,奴,奴是听王爷的吩咐去外院的。可是王爷当时为何不在,要是王爷在的话,奴也不会被九王爷,他,他……”    陆瑾娘无法在说下去,情绪太过激动,思绪也很混乱。    “别哭了。”五王爷温柔的擦干陆瑾娘的眼泪,“是本王不对。本王不该临时离开的。你放心,此事没人知道。那些伺候的人本王都处置了。安心吧,你的身体一直都是本王的,谁也不能觊觎。”    “王爷,奴真的没事吗?”    “自然。你放心,本王很及时的赶过去。九王爷会得到教训的,你会没事的。”    陆瑾娘混乱着,无法平静下来。死死的缠着五王爷,两个人再一次的疯狂起来。    天大亮,九王爷终于睁开眼睛,清醒过来。愣愣的望着头顶,突然跳起来,表情惊慌,眼珠子四处乱转。这是喝酒的院子,他睡在床上。只是床铺凌乱,屋里有着明显的淫乱迹象,还有那裸的痕迹。这一切都说明了昨晚在这张床上发生了某种很疯狂的男女情事。    九王爷表情变了,他已经想起来,他的最后记忆是陆瑾娘。他抱着陆瑾娘,不让她离去。难道昨晚他在喝醉后对陆瑾娘做下了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?怎么办?陆瑾娘是五王爷的女人,可是他将五王爷的女人睡了。这事情要是被五王爷知道了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    九王爷抱头,一脸痛苦慌乱失措,他怎么会对陆瑾娘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。如今该怎么办?这件事情究竟有谁知道?陆瑾娘人呢?她是不是已经发生不测?    九王爷都快疯了,莫非是梦里太多次梦到陆瑾娘,所以昨晚喝醉后就情不自禁?九王爷无法再想下去。    九王爷贴身小太监敲门,“王爷,时辰不早了,该起了。五王爷可等着王爷,一会就该启程回行宫。”    九王爷惊慌,将小太监叫进屋内,“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    小太监一看屋里的情形,还有屋中的气味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暧昧一笑,“王爷,不就是那么回事。”    “本王问你昨晚本王究竟和谁?”九王爷神情凶狠。    小太监有点怕,“回禀王爷,昨儿晚上,昨儿晚上奴才喝多了。所以奴才也不清楚。请王爷赎罪。”小太监干脆利落的跪下,“王爷,要不要奴才去问问这院里伺候的小厮,看看昨晚究竟是哪个丫头?”    “不用了。”九王爷寒着脸,“伺候本王更衣。本王要去见五王兄。”    九王爷满心忐忑,表情很不自然。走到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。五王爷从屋里出来,满脸含笑,“九弟这是怎么呢?到了门口竟然不进来。莫非九弟还不饿?”    他不知道?五王兄根本不知道?九王爷从五王爷的表情上得出这个结论,心里头顿时松了口气,那负疚感似乎都少了许多。笑了笑,“五哥说笑了,我这不是进来了嘛。”    “好,咱们兄弟一起用饭,等会一起出发回行宫。”    “一切听五哥的安排。”    吃早饭的时候,九王爷一直不敢抬头看五王爷,显得很心虚。五王爷说着话,发觉九王爷神情不对,笑道:“九弟这是做什么?莫非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,所以心虚?”    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九王爷慌乱的差点打翻杯盘。    五王爷挑眉,九王爷心虚不已,尴尬的笑笑,“就是,就是昨晚喝多了,今早醒来,这酒还没醒,糊涂的很。五哥可别同父皇说。”    “哈哈,我道是什么事情,不过是喝多了酒。你也该早说,厨房准备了醒酒汤。来人,给九王爷拿醒酒汤。”    九王爷很尴尬,心里却是无比的轻松,五王爷没发现,什么都不知道,很好,太好了。只是陆瑾娘呢?人怎么没看见?难道是半夜就走了吗?那这别院的下人可曾有看到的?要是传出什么话来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九王爷很纠结,很矛盾,此刻在五王爷的目视下,却只能将所有都藏在心里头,然后跟着五王爷骑上马,念念不舍的离开别院。    陆瑾娘端坐在榻上,表情很纠结。不过思绪却越来越清楚。问荔枝,“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    “回禀夫人,是王爷抱着夫人回来的。”    陆瑾娘面无表情,“我回来的时候,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?是否神智不清?”    “奴婢没跟着进来,奴婢也不知道夫人的情况。夫人,昨儿可是喝多呢?”    陆瑾娘摆手,“荔枝我来问你,昨儿你们在垂花门等候的时候,可曾听到我喊人的声音?”    荔枝摇头,“夫人有喊人吗?奴婢一点声音都没听到。”    陆瑾娘皱眉,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楚。突然的昏迷神智不清,院子里伺候的人很诡异的消失,九王爷奇怪的言行似乎是被下了药一般,五王爷准时的赶到。这一切就似一个阴谋一般,而她陆瑾娘貌似成了其中的棋子。陆瑾娘心里发寒,是五王爷吗?除了他还会有谁?    陆瑾娘死死的咬着下唇,心里头冰冷一片。看似是九王爷醉酒发疯,可是……陆瑾娘自嘲的笑了起来。手腕上还留着一圈痕迹,这是九王爷拉扯她时,力气过大,留下的。这个痕迹明白的告诉她,昨晚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,是真实的。而她则成了一件工具,一件算计人的工具。    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好,好的很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为了那个位置,女人如何,至亲亦可杀。不过是一点清白,死人都不怕,清白又算得了什么。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站在窗户边,望着外面,阳光明媚,日头正好。但是她的心却一片冰冷。    荔枝发觉了陆瑾娘的情绪不对头,似乎心中怀揣着强大的戾气,要将人烧毁一般。“夫人,今日不带婷姐儿出门玩耍吗?”    “不。”陆瑾娘回头,“让马房准备,今日本夫人要练习骑马。”    “夫人,骑马危险,还是不要了吧。”    “不行,本夫人一定要骑马。快去。”    荔枝只能遵命,下去安排。陆瑾娘死死的捏着拳头,表情扭曲。    来到马场,马匹已经备准好了。是一匹温顺的母马。自从脚伤彻底好了后,陆瑾娘就有心学骑马,只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这骑马的本事还真不行。陆瑾娘穿着骑装,潇洒的跨上马鞍,在马夫的伺候下,马匹慢慢的围着马场跑圈圈。跑了两圈,陆瑾娘突然挥动马鞭,狠狠的抽在马匹的身上,马儿突然长嘶一声,放开速度奔跑起来。荔枝等人吓得惊声尖叫,赶紧让马夫将马控制住。    可是陆瑾娘还在嫌弃马匹的速度太慢,她还要更快,更快的速度奔跑,她要感受风的速度,她需要发泄,将内心的戾气都发泄出来。旁人的惊叫,呼喊统统的听不到。    不知何时,马匹终于停了下来。所有人都围了上来,关心的问着陆瑾娘要不要紧。    陆瑾娘像是什么都没听到,只觉着耳边轰轰的,闹的很。她哈哈大笑起来,畅快无比。这才是要过的生活,无拘无束,谁也不能管她。陆瑾娘下了马,荔枝冲上来,就冲陆瑾娘叫道:“夫人这是做什么。夫人知道不知道刚刚都要将人吓死了。夫人怎么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安全。这样子下去,可怎么得了。夫人,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,也该为婷姐儿着想。夫人,你,奴婢都快要被你吓死了。”    “行了,知道你受了惊吓,以后不会了。不过你没发现我的骑术长进不少吗?”陆瑾娘心情很不错,笑呵呵的。    “夫人还说。就夫人这骑术,连别人一半都比不上,也敢跑马。还好是匹母马,马匹温顺。要是遇到一匹烈马,奴婢都不敢想那后果。夫人你吓死奴婢了。”    “哎呦,荔枝你可别唠叨了。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冒险了。”    荔枝抹着眼泪,“这可是夫人你自己答应的,可别下次又忘了。”    “一定不会忘的。”    从那天开始,陆瑾娘每天都要到马场练习骑马,骑术精进很快。马夫说以陆瑾娘的骑术可以到外面跑马,不过速度不能快,得慢慢来。陆瑾娘听到后很高兴,同荔枝说道:“秋狩还在进行,等王爷再来的时候,我要求王爷,带我一起去秋狩。”    荔枝张大了嘴巴,“夫人要去秋狩?”    陆瑾娘点头,“说的没错,我要去秋狩。”陆瑾娘几乎是咬牙切齿。    荔枝有心想劝,那都是男人的天下,陆瑾娘去有什么意思。再说如今虽说已经到了秋天,但是天气依旧很热。去晒个两天,那皮肤都晒坏了。女人嘛,还是留在屋里最好。可别去秋狩了。    陆瑾娘打定了主意,谁劝也没用。叫人去行宫打听五王爷的行踪,五王爷得知陆瑾娘有事,于是抽空回了一趟别院。    陆瑾娘热情伺候,将五王爷伺候舒坦了,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。“王爷,奴已经学会骑马。”    五王爷惊奇,“你会骑马?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点头,眼睛都在发亮。“王爷要不和奴一起去马场,看看奴骑马的姿势如何。”    “好啊!”五王爷还真是挺好奇的。陆瑾娘竟然会骑马,这和陆瑾娘的气质可是一点都不像。    到了马场,陆瑾娘骑马跑了几圈。公平的说,陆瑾娘的姿势很标准,技术很一般,勉强也算是会骑马。当然这是五王爷的标准。陆瑾娘下了马,跑到五王爷的身边,“王爷,你觉着我骑得可好?”    瞧着陆瑾娘穿着骑装,包裹着玲珑曲线的身体,五王爷心里头发热。点头,“瑾娘骑得不错。”    “那王爷可否答应奴,让奴跟着王爷一起去秋狩?奴就是想见识一下。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未必遇到,奴就是想感受一下秋狩的气氛。还请王爷成全。”陆瑾娘的脸颊红扑扑的,那是自然的红晕。眼睛亮闪闪的,那里面充满着青春激情和兴奋。    原本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,结果就成了,“行,本王带你去秋狩。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抱紧了五王爷,“多谢王爷,王爷你太好了。”    五王爷很享受被陆瑾娘崇拜的感觉,这种滋味非常的美妙。五王爷突然抱起陆瑾娘,猴急的往最近的厢房跑去。陆瑾娘魅惑的笑了起来,勾着五王爷的脖子,深情的给了五王爷一个吻。刺激的五王爷恨不得将陆瑾娘就地正法。    到了厢房,清场,然后五王爷急不可耐的压在陆瑾娘身上,开始又一次的激情。    当天,陆瑾娘就跟着五王爷去了行宫。到行宫的时候天色已昏暗。下了马车,陆瑾娘四下打量,不愧是皇家园林,行宫景色精致异常,却又不失自然风光。因为皇帝移驾行宫,所以行宫里多了许多宫女太监,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。    陆瑾娘住进五王爷的院子,屋中布置的很精致,感觉是将皇宫库房里面的玩意都带到了行宫。坐了半日的马车,陆瑾娘早已经累了,洗漱过后,早早的上了床,睡觉。    第二日一早,陆瑾娘起来后神清气爽,穿戴整齐,用过早饭,跟着五王爷一起出了行宫,去了猎场。骑在马上,脸上围着面巾。一方面是为了遮掩容貌,一方面也是为了抵挡风沙。毕竟猎场风大,难免有沙土被吹进嘴里,有东西挡着,就觉着舒服多了。    陆瑾娘骑在马上,眼睛一转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九王爷。九王爷显得很心虚,还有点愧疚。和陆瑾娘的目光对上,迟迟不肯移开。陆瑾娘掀开面巾,冲九王爷冷漠的一笑,眼里冒着怒火。九王爷越发的觉着自己肯定是将陆瑾娘给……也越发的愧疚。幸好五王爷什么都不知道,还好还好。只是,只是为何陆瑾娘会来猎场。九王爷的目光一直不曾真正的从陆瑾娘的身上挪开。他觉着自己该找个机会同陆瑾娘说说话。    陆瑾娘重现蒙上面巾,混在女眷这一群。这样的大日子,不少宗室贵女,还有一些命妇,某些王府女眷,后宫嫔妃都来了。有的能骑马,有的不会骑马只能在后面的台子上看着大家。陆瑾娘混着的人群,很多人都显得面熟,不过认识的人没几个。人家也不可能主动同一个王府的妾侍打招呼,那样太过丢份。    周围都是兵士,他们都是此次秋狩的护卫。陆瑾娘四下打量,目光突然定住。    那是窦猛,陆瑾娘绝对没有认错,那是窦猛。穿着三品武官的官服,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正在指挥士兵。陆瑾娘的目光显然惊动了警觉性十分强的窦猛。窦猛猛地回头,正好逮住陆瑾娘的视线。    窦猛放肆的笑了笑,还舔了舔嘴唇,那目光直接而邪恶。陆瑾娘面无表情,缓慢的放下脸上的面巾,冲窦猛看过去。窦猛微微点点头,然后继续指挥士兵做好猎场的防卫工作。    陆瑾娘无声的笑了笑,这个窦猛,真是让人猜不透。谜一样的男人。    陆瑾娘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窦猛。    五王爷朝着陆瑾娘这边看过来,不太放心陆瑾娘一个人,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。干脆让顾忠将小顺子派过去。反正小顺子骑马是不错的。本来五王爷是想派一个侍卫过去。只是在女人堆里,出现一个侍卫,有点不合适。小顺子就没这顾虑了。    小顺子靠近陆瑾娘,“陆夫人,奴才奉命来伺候陆夫人。陆夫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奴才就行。”    “小顺子,狩猎何时开始?”    “回禀夫人,今日几位王爷要比拼一番,听说太子来了兴致也要下场。要等准备工作做好后,才会开始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起来,“今日倒是来的巧,没想到能看到王爷们比拼狩猎。对了,我们女人可否上场?”    小顺子笑道:“陆夫人若是有兴趣,一会开始后,可以在猎场跑动跑动,可是千万别进树林,那里面荆棘多,不安全。”    陆瑾娘点点头,她也没想着要冒险。只不过是想感受一下狩猎的乐趣而已。    五王爷趁着布置场地的空档,来到九王爷身边,“九弟,一会可要看你的了。”    九王爷心不在焉,“我算什么。有太子在,自然是太子拔得头筹。”    五王爷暧昧一笑,“九弟同太子是同胞兄弟,这样机会,你可一定要跟紧了太子。如此一来,你也能跟着风光一把。”    “再说吧。”九王爷兴趣缺缺。原本之前的计划是要跟着太子一起的,可是见了陆瑾娘后,九王爷已经完全没了那个心思。心里头唯一的想法就是见陆瑾娘,同陆瑾娘说话。    五王爷拍拍九王爷,含笑离去,那笑容让人看不懂。    皇上连同太子一起出来了,也就意味着一场比拼就要开始。太子身穿劲装,身边数个侍卫。皇上发表了一番言论,又鼓励的了太子一番,太子意气风发,就准备着下场一试身手。还特意让人叫上九王爷,可惜九王爷没给面子,只说各干各的,他不跟着太子一起。太子一听,先是蹙眉,接着又高兴起来。老九不跟着也好,免得什么好东西都要分他一半。    鼓声响起,激烈的鼓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,个个都兴奋起来。随着一声号角响起,马匹齐飞,尘土飞扬。所有人都冲了出去。    陆瑾娘看得激动不已,同骑马的女眷们跟在大部队的后面也冲了出去。陆瑾娘的速度放的很慢,缓慢的跟着。尘土飞扬,幸好蒙上了面巾,挡住了哪些飞进嘴里和鼻子里的尘土。离着看台越来越远,队伍也慢慢散开。因为不敢放开了速度跑,陆瑾娘渐渐的落在后面,身边除了一个小顺子外,再没有别的人。    “瑾娘……陆夫人……”看到陆瑾娘身边跟了人,九王爷急忙改口。    陆瑾娘皱眉,心知躲不开,于是停下等候。    九王爷一来,就让人讲小顺子给赶走了。只剩下陆瑾娘同九王爷两人。陆瑾娘警惕的看着九王爷,“王爷叫我作甚?”    “瑾娘,那日,那日的事情……”    “什么都别再说,我不想再提起。”陆瑾娘一想到自己被算计,被九王爷轻薄,就恶心欲吐。    但是陆瑾娘这番模样落在九王爷眼里,越发的证实了九王爷的猜测。他那天果然是和陆瑾娘……幸好五王爷不知道,不然可就惨了。“瑾娘,那日对不起。你说吧,要什么补偿,我都会给你的。”    “滚。”陆瑾娘怒不可歇,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    “你放肆。”    “我就是放肆又如何,你杀了我吗?”    “不,我不会杀了你。本王知道对不起你,你恨本王是应该的。”九王爷满脸忧郁,“那日本王喝多了酒……”    “我不想再听到有关那日所有的话题,请王爷自重。若是没别的事情,告辞。”陆瑾娘打马离开,九王爷愣愣的,却没跟上。小太监骑马来问,“王爷,该去狩猎了。”    “不去,本王今日没心情。”九王爷调转马头回行宫。    陆瑾娘背上有把弓,是女人用的,很是轻巧,即使是这样一张弓,对陆瑾娘来说也不过是装饰做样子用的。陆瑾娘可没打算自己亲自上场去猎杀猎物。小顺子一直跟在陆瑾娘身边。    “陆夫人,以前这里还有些山鸡,不过秋狩这么多天下来,这里已经没有猎物了。要想猎到猎物,只能进林子里去。那里面还有不少猎物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笑,“咱们就别进去了,只在外面转转就行了。”    森林边缘,陆瑾娘犹豫着是进去转转,还是就此返回。骑着马匹在边缘四处瞎转。这里已经没有了人影,都散开了。陆瑾娘望着幽深的森林,还是有点吓人的。小顺子提醒陆瑾娘,可以回去了。    陆瑾娘有点望林兴叹,点点头,是该回去了。反正她又不打猎,回去后洗个澡才舒服。    一声虎啸声传来,那声音就似在耳边响起一样。陆瑾娘愣了下,同小顺子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怎么回事?森林边缘怎么会有老虎?陆瑾娘好奇的转头去看,就见一个穿着明黄色,显得有点狼狈的人骑着马朝外面冲出来。陆瑾娘眼睛一眯,那是太子?太子的侍卫呢?怎么一个侍卫都没见到?还有后面跟着一只成年老虎,冲着太子冲过来。陆瑾娘顾不得其他,赶紧打马就跑。    可是马儿被虎啸声吓住,竟然慌不择路朝森林深处跑去。陆瑾娘死死的拉着缰绳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不能让马匹将自己甩下去。    破空声响起,陆瑾娘眯起了眼睛。那是箭簇穿破空气的声音。有人藏在树林里。陆瑾娘感到了危险,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埋下头,那箭不怀好意。陆瑾娘只觉着头皮发麻,明显感觉到一支箭从她的头顶飞过。接着又听到一声惨呼声。那是男人的声音。或许是小顺子的,或许是太子的。陆瑾娘什么都不知道,她无法控制住马匹,只能死死的拉着缰绳,不敢放手。    一群人映入眼帘,那是五王爷还有他的侍卫。可是那群人又很快的消失在眼帘。陆瑾娘眯起了眼睛,他们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跑去。五王爷看到她了吗?还是没有看到她?    五王爷眼睛一眯,侍卫在旁边提醒,“王爷,刚刚那个跑过去的该是陆夫人。”    “她的马匹该是受惊了,前面很危险。”另外一个侍卫说道。    “记得继续往前跑,就是一个悬崖。”    五王爷调转方向,可是只走了两步就停住了。侍卫头子小心提醒五王爷,“王爷,大事要紧。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”    “王爷,六王爷还在前面等着,不能让六王爷陷入危险中。”    五王爷咬牙,吩咐道:“派两个人去找陆夫人。”    “王爷,咱们的人手有限,此时分散人手,卑职担心事情会有不测。”    “是啊,王爷。人手有限。”    五王爷表情纠结扭曲,很快就下定决心,“走,照原计划行事。等事情了结,务必找回陆夫人。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    “卑职遵命。”    所有的景色从眼前滑过,荆棘划破了衣衫,划破了纱巾,手上脸上都有了血痕。陆瑾娘无法控制马匹,却又没本事从马匹上跳下。陆瑾娘死死的压着身体,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可是却一点都不害怕。或许如此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陆长中已经外放,不用担心被韩盛推出去顶罪。陆家自然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被抄家流放砍头。唯独放不下的就是婷姐儿,还有荔枝她们,都没给她们找一个婆家。陆瑾娘听着风的速度,眼睛已经睁不开呢。想起那一幕,她看着五王爷,似乎五王爷也看到了她。那眼神是什么样子的?是不可置信吗?他会派人来救她吗?会吗?若是五王爷真的放弃他的大事,来救她的话,陆瑾娘想到这里笑了起来。虽然五王爷不是个良配,有许多男人都有的缺点,但是陆瑾娘还是决定试着将感情放在五王爷身上。    陆瑾娘笑的欢快,五王爷会来救她吗?她的感情真的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吗?    马匹没有任何征兆的下落,陆瑾娘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离开了马鞍,往深不见底的悬崖落下。陆瑾娘望着头顶,天很蓝,空气很清新,四周很安静。死在这里也是个好去处。果然不能对五王爷抱着太大的希望。陆瑾娘裂开嘴笑了。即便是死,也要笑着死去。合欢视频色版
  灰黑色的雾体形成模糊的人形躯干。长着五官扭曲的人头,一半有皮肤血肉,一半只剩下森森白骨。   灵怪伸出又长又弯如镰刀一样的利爪,一只手中拖着巨大狰狞的流星锤。黄色食色软件它没有脚所以没有声音,但流星锤拖在地上有沙沙刺耳的动静。更诡异的是,这是灵怪走的很近了,他们才听到动静。   灵怪抬头看向四周,骷颅人头中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像在寻找什么。   月千欢收回目光深吸口气看向墨九卿他们,眼神示意说:灵怪是冲他们来的!灵怪现在分明就是在找他们,可是灵怪怎么发现他们的?为什么他们在灵怪走近了才有察觉。   难以控制心跳加快的速度,月千欢手指收拢紧握幽光月。凌天蔓延藤蔓在四周,随时准备出手。   娘亲!   霁华握着龙骨剑,脸色煞白无血色。不是他害怕,而是灵怪靠近后他们身体的本能反应。一时间好像变成了凡人,无法控制己身。   月千欢朝他们打了个手势,然后继续贴着废墟的墙面,扭头看向灵怪。这次一看,月千欢瞳孔骤然紧缩。灵怪呢?   原地空空如也,灵怪不见踪影了!   月千欢也听不见流星锤拖动的声音。灵怪绝对没有走,它就在四周。心跳越来越快,月千欢脑海中警铃敲响。她大喊:“躲开!”   砰!   身后,流星锤飞来砸穿废墟的墙面。碎石头乱飞,月千欢他们第一时间闪身躲开。挥手劈碎飞过来的碎石头,抬头对上灵怪人人头皮发麻。      这是超乎他们理解和常识的怪物,十分危险。   吼!灵怪低吼着,大步朝距离最近的墨九卿冲过去。墨九卿目光冰冷嗜血,他开口:“欢欢你们躲着,我来会会这灵怪!”   “小心!”月千欢一边担心墨九卿,一边拉着霁华他们退的远远的。未知的神秘敌人,先避开总归是没错的。   抬头看过去,只见灵怪无视墨九卿手中斩天剑。它抓起流星锤轰轰砸向墨九卿,墨九卿闪躲着无限和灵怪拉近距离。高高跳起,墨九卿运转武力一剑霹向灵怪。   这一剑蕴含极其可怕的力量。一剑将灵怪劈成两半,墨九卿还未松口气脸色瞬间大变。   他迅速抽身后退,但已经躲避不及。灵怪竟然能无视自己被劈成两半的身躯,利爪中仍然抓着流星锤狠狠砸向墨九卿。电光火闪间,墨九卿只能飞向高空,堪堪让流星锤擦着身体而过。   紧跟着灵怪也飞起来。它变成两半的身体不受阻拦,死死追着墨九卿不放。   这灵怪太邪乎,怎么对付?   月千欢声音冷冷传来,“凌天去!”   咻咻破空声,凌天冲出去藤蔓卷住灵怪的两半身体将它丢飞出去。等灵怪爬起来时,墨九卿已到了月千欢身边。他们蓄势待发准备下一轮攻击时,却发现灵怪爬起来扭头四周寻找。  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现脑海中。月千欢诧异和墨九卿对视一眼,灵怪看不到他们?   可明明他们就在灵怪的视线之中,中间距离不过才十几步。

骚虎官网

直播app推荐几个

FOURTH BLOG POST

   一个月后秋狩,皇帝的御辇在禁卫军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到了行宫。而陆瑾娘所住的流溪别院离着行宫也不过就是半天的路程。骑快马自然是更快。    秋狩开始,五王爷一直守在行宫,陆瑾娘则是在别院安心住着。对南行宫的热闹丝毫没有去关注。以为会过个清净惬意的日子,却不想五王爷带着九王爷来到别院。陆瑾娘知道这次秋狩,五王爷并没有带任何女眷随行。如今又将九王爷请来,陆瑾娘不得不出面招呼,安排人伺候好九王爷。    九王爷兴致很高,一直同五王爷说着秋狩的种种趣事,依旧彰显自己武功了得。    五王爷亲自给九王爷斟酒,“九弟喝酒,难得这两日轻松一点,咱们兄弟两人方能到这里偷闲,可别浪费了这难得的好时光。”    “五哥说的是。不过弟弟还是还是羡慕五哥。无论到哪里,都有佳人相伴。你那陆夫人虽说不是绝色,却也是别有风味,五哥好福气。”九王爷喝多了酒,有点口无遮拦。    五王爷也没生气,一边给九王爷斟酒,一边笑道:“哪里有九弟说的那么好。至于陆氏,不过是一般的内宅妇人而已。”    “非也,非也。五哥这话可就不对了。那陆氏虽非绝色,却有着绝色不曾有的风情。哈哈,该打嘴,那毕竟是五哥的女人,我这么说五哥可别介意。”九王爷还没彻底醉,这话出口,就知道不合适。很是尴尬。    五王爷倒是面色平静,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生气。“九弟无需如此。陆氏自有陆氏的好,不过九弟也是艳福不浅。你宫里头那几位,也都是让人艳羡不已。”    “比不上,完全比不上。”九王爷连连摇头,“连一半都比不上。还是五哥有艳福。”    五王爷嘴角微翘,意味不明。只是不停的给九王爷灌酒。    喝到中途,五王爷有点小事离去,让丫头们伺候九王爷继续喝酒。    陆瑾娘在内院,前院来人,说是五王爷让陆瑾娘去前院陪酒。陆瑾娘一听,皱眉,她很是厌烦陪酒。叫来传话的小丫头,“王爷这会和九王爷喝得怎么样呢?”       “已经半醉了。一直是咱们王爷在伺候着。”    陆瑾娘微蹙眉头,“你先下去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    陆瑾娘起身,微微收拾了一番,这才出门。    九王爷喝酒喝的晕熏熏的,只觉着浑身燥热难耐,心里头烦躁不安。很想找个出口发泄一番。最好是脱光了衣服跳进那池塘里痛快的洗一个冷水澡。九王爷端起酒杯,一口何干,嘴里却越发的干燥难耐,心里头的火气直接往上冲。看人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头。突然眼前一亮,陆瑾娘竟然来了。还是他在做梦。不对,那人会动,陆瑾娘真的来了。    陆瑾娘走到外院垂花门,刚转了个弯,正准备进小院,就见九王爷朝她走了过来。手里面还拿着一个酒壶,端着一个酒杯,摇摇晃晃的,眼神迷离,明显是一副醉酒的模样。陆瑾娘大皱眉头,这都喝醉了,为何五王爷还让她过来?还有五王爷人呢?为何没看到。    陆瑾娘规矩的给九王爷行了个礼,“见过九王爷。”    九王爷笑呵呵的,摇摇晃晃走到陆瑾娘身前,眼睛直直的盯着陆瑾娘。“瑾娘来了,好久没见你。陪本王一起喝酒。”说着就将酒杯朝着陆瑾娘递过去。    陆瑾娘躲开,“九王爷,你喝醉了。我让小厮进来扶着你回去歇息吧。”    “没醉,我清醒的很。瑾娘今日这一身嫩绿色衣衫很是漂亮,很衬你的肤色。本王很喜欢。”    “抱歉,九王爷喝醉了,我不便在这里伺候。我先走了。”    “别走。”九王爷突然伸手拉住陆瑾娘,“你别走。好不容易见到你一面,你为什么要走。不准走,陪着本王,本王不许你走。”    “放手。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这个疯子。    “不放手,你不走本王就放开你。但是你要答应本王陪本王喝酒。”    九王爷本就是男子,加上醉酒,这力气更是大。陆瑾娘死命的要挣脱,可是就是没办法。而原本在院子里伺候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不见了。而陆瑾娘带来的丫头都被挡在了垂花门外面。这里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。    陆瑾娘紧张起来,还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,狠狠的甩了个巴掌,重重的打在九王爷的脸上。陆瑾娘满脸怒气,“放手。”    “你打本王?”九王爷晕乎乎的,不敢置信,自己竟然被打了,还是被一个女人打了。    “你打了本王?”九王爷眼睛眯起来,危险之极。    “打了你又如何?”陆瑾娘恼羞成怒,此时要紧的是要离开这里。九王爷分明就是个疯子。“放手。你搞清楚我是五王爷的女人,你这么对我,你就不怕五王爷恼怒。”    “五哥又怎么会怪我,不过是个女人而已。”九王爷眼里有凶光。突然朝陆瑾娘扑过去,想要对陆瑾娘行那不轨之事。此刻九王爷脑子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那副白花花的身体,那隐忍的表情,那挺翘的部位,那凸起的……那袖长的双腿。这一切就如春药一般刺激着九王爷的神经。他此刻只想将这个一直出现在梦中的女人压在身下,狠狠的撕烂她的衣服,狠狠的要她的身体。这个想法驱使着九王爷的头脑和行动。    陆瑾娘恐惧极了,不,不要,她不要被九王爷……她拼命反抗。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,张大了嘴巴呼救。绝不能,一定不能。可是为何她的头脑渐渐迷糊,越来越不清醒。怎么回事,怎么像是吸入了迷药一样。    五王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九王爷身后,一拳下去,九王爷晕倒在地上。陆瑾娘痛哭流涕,可是神智却不甚清醒。五王爷将陆瑾娘的衣衫正理整齐,抱起陆瑾娘。然后看了眼身后,顾忠带着几个陌生的侍卫就站在阴暗的角落里。    “接下来该知道怎么做吗?”    顾忠低着头,面无表情,“王爷放心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    “那行,照着计划行事。”    “奴才遵命。”    五王爷带着昏迷过去的陆瑾娘走了,顾忠一挥手,就有侍卫上来提着九王爷走了。五王爷抱着陆瑾娘直接回到内院卧房,脱光陆瑾娘的衣服,直接压了上去。陆瑾娘神智不清,却热情的吓人。拼命的缠着五王爷,不停的要。    五王爷兴奋异常,这具身体是他渴望的。要了陆瑾娘一次又一次,两个人不停的缠绵。中途陆瑾娘清醒过来,发觉压在身上的是五王爷,顿时松了口气。接着又哭了起来,“王爷,王爷,我很怕。”    陆瑾娘死死的抱住五王爷,似乎生怕五王爷离开。    五王爷一边在陆瑾娘的身体里征伐,一边安慰着陆瑾娘,“瑾娘不怕,本王就在身边。”    “王爷,九王爷发疯了。王爷,奴被九王爷轻薄了,王爷,奴该怎么办。王爷嫌弃了奴,对吗?”    “不会的。”九王爷重重的攻击着陆瑾娘,陆瑾娘的身体随着动了起来,完全不能控制。“你放心,一切都好好的。没事了,不用多想,那只是个噩梦。”    “呜呜……王爷,奴,王爷那时候去了哪里?为什么只有奴一个人。王爷,奴怎么会回到房里?”    “自然是本王抱你回来的。放心,什么都没发生。你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岂能容许他人染指。”五王爷快速的进攻,畅快的发泄出来。压在陆瑾娘的身体上。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汗水,黏糊糊的黏在一起。    陆瑾娘经历了一次畅快的,过后,陆瑾娘又陷入一种觉着自己很脏的自我嫌弃的情绪中。“王爷,奴,奴是听王爷的吩咐去外院的。可是王爷当时为何不在,要是王爷在的话,奴也不会被九王爷,他,他……”    陆瑾娘无法在说下去,情绪太过激动,思绪也很混乱。    “别哭了。”五王爷温柔的擦干陆瑾娘的眼泪,“是本王不对。本王不该临时离开的。你放心,此事没人知道。那些伺候的人本王都处置了。安心吧,你的身体一直都是本王的,谁也不能觊觎。”    “王爷,奴真的没事吗?”    “自然。你放心,本王很及时的赶过去。九王爷会得到教训的,你会没事的。”    陆瑾娘混乱着,无法平静下来。死死的缠着五王爷,两个人再一次的疯狂起来。    天大亮,九王爷终于睁开眼睛,清醒过来。愣愣的望着头顶,突然跳起来,表情惊慌,眼珠子四处乱转。这是喝酒的院子,他睡在床上。只是床铺凌乱,屋里有着明显的淫乱迹象,还有那裸的痕迹。这一切都说明了昨晚在这张床上发生了某种很疯狂的男女情事。    九王爷表情变了,他已经想起来,他的最后记忆是陆瑾娘。他抱着陆瑾娘,不让她离去。难道昨晚他在喝醉后对陆瑾娘做下了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?怎么办?陆瑾娘是五王爷的女人,可是他将五王爷的女人睡了。这事情要是被五王爷知道了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    九王爷抱头,一脸痛苦慌乱失措,他怎么会对陆瑾娘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。如今该怎么办?这件事情究竟有谁知道?陆瑾娘人呢?她是不是已经发生不测?    九王爷都快疯了,莫非是梦里太多次梦到陆瑾娘,所以昨晚喝醉后就情不自禁?九王爷无法再想下去。    九王爷贴身小太监敲门,“王爷,时辰不早了,该起了。五王爷可等着王爷,一会就该启程回行宫。”    九王爷惊慌,将小太监叫进屋内,“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    小太监一看屋里的情形,还有屋中的气味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暧昧一笑,“王爷,不就是那么回事。”    “本王问你昨晚本王究竟和谁?”九王爷神情凶狠。    小太监有点怕,“回禀王爷,昨儿晚上,昨儿晚上奴才喝多了。所以奴才也不清楚。请王爷赎罪。”小太监干脆利落的跪下,“王爷,要不要奴才去问问这院里伺候的小厮,看看昨晚究竟是哪个丫头?”    “不用了。”九王爷寒着脸,“伺候本王更衣。本王要去见五王兄。”    九王爷满心忐忑,表情很不自然。走到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。五王爷从屋里出来,满脸含笑,“九弟这是怎么呢?到了门口竟然不进来。莫非九弟还不饿?”    他不知道?五王兄根本不知道?九王爷从五王爷的表情上得出这个结论,心里头顿时松了口气,那负疚感似乎都少了许多。笑了笑,“五哥说笑了,我这不是进来了嘛。”    “好,咱们兄弟一起用饭,等会一起出发回行宫。”    “一切听五哥的安排。”    吃早饭的时候,九王爷一直不敢抬头看五王爷,显得很心虚。五王爷说着话,发觉九王爷神情不对,笑道:“九弟这是做什么?莫非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,所以心虚?”    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九王爷慌乱的差点打翻杯盘。    五王爷挑眉,九王爷心虚不已,尴尬的笑笑,“就是,就是昨晚喝多了,今早醒来,这酒还没醒,糊涂的很。五哥可别同父皇说。”    “哈哈,我道是什么事情,不过是喝多了酒。你也该早说,厨房准备了醒酒汤。来人,给九王爷拿醒酒汤。”    九王爷很尴尬,心里却是无比的轻松,五王爷没发现,什么都不知道,很好,太好了。只是陆瑾娘呢?人怎么没看见?难道是半夜就走了吗?那这别院的下人可曾有看到的?要是传出什么话来,那陆瑾娘岂不是没命。九王爷很纠结,很矛盾,此刻在五王爷的目视下,却只能将所有都藏在心里头,然后跟着五王爷骑上马,念念不舍的离开别院。    陆瑾娘端坐在榻上,表情很纠结。不过思绪却越来越清楚。问荔枝,“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    “回禀夫人,是王爷抱着夫人回来的。”    陆瑾娘面无表情,“我回来的时候,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?是否神智不清?”    “奴婢没跟着进来,奴婢也不知道夫人的情况。夫人,昨儿可是喝多呢?”    陆瑾娘摆手,“荔枝我来问你,昨儿你们在垂花门等候的时候,可曾听到我喊人的声音?”    荔枝摇头,“夫人有喊人吗?奴婢一点声音都没听到。”    陆瑾娘皱眉,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楚。突然的昏迷神智不清,院子里伺候的人很诡异的消失,九王爷奇怪的言行似乎是被下了药一般,五王爷准时的赶到。这一切就似一个阴谋一般,而她陆瑾娘貌似成了其中的棋子。陆瑾娘心里发寒,是五王爷吗?除了他还会有谁?    陆瑾娘死死的咬着下唇,心里头冰冷一片。看似是九王爷醉酒发疯,可是……陆瑾娘自嘲的笑了起来。手腕上还留着一圈痕迹,这是九王爷拉扯她时,力气过大,留下的。这个痕迹明白的告诉她,昨晚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,是真实的。而她则成了一件工具,一件算计人的工具。    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好,好的很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为了那个位置,女人如何,至亲亦可杀。不过是一点清白,死人都不怕,清白又算得了什么。陆瑾娘呵呵的笑了起来,站在窗户边,望着外面,阳光明媚,日头正好。但是她的心却一片冰冷。    荔枝发觉了陆瑾娘的情绪不对头,似乎心中怀揣着强大的戾气,要将人烧毁一般。“夫人,今日不带婷姐儿出门玩耍吗?”    “不。”陆瑾娘回头,“让马房准备,今日本夫人要练习骑马。”    “夫人,骑马危险,还是不要了吧。”    “不行,本夫人一定要骑马。快去。”    荔枝只能遵命,下去安排。陆瑾娘死死的捏着拳头,表情扭曲。    来到马场,马匹已经备准好了。是一匹温顺的母马。自从脚伤彻底好了后,陆瑾娘就有心学骑马,只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这骑马的本事还真不行。陆瑾娘穿着骑装,潇洒的跨上马鞍,在马夫的伺候下,马匹慢慢的围着马场跑圈圈。跑了两圈,陆瑾娘突然挥动马鞭,狠狠的抽在马匹的身上,马儿突然长嘶一声,放开速度奔跑起来。荔枝等人吓得惊声尖叫,赶紧让马夫将马控制住。    可是陆瑾娘还在嫌弃马匹的速度太慢,她还要更快,更快的速度奔跑,她要感受风的速度,她需要发泄,将内心的戾气都发泄出来。旁人的惊叫,呼喊统统的听不到。    不知何时,马匹终于停了下来。所有人都围了上来,关心的问着陆瑾娘要不要紧。    陆瑾娘像是什么都没听到,只觉着耳边轰轰的,闹的很。她哈哈大笑起来,畅快无比。这才是要过的生活,无拘无束,谁也不能管她。陆瑾娘下了马,荔枝冲上来,就冲陆瑾娘叫道:“夫人这是做什么。夫人知道不知道刚刚都要将人吓死了。夫人怎么能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安全。这样子下去,可怎么得了。夫人,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,也该为婷姐儿着想。夫人,你,奴婢都快要被你吓死了。”    “行了,知道你受了惊吓,以后不会了。不过你没发现我的骑术长进不少吗?”陆瑾娘心情很不错,笑呵呵的。    “夫人还说。就夫人这骑术,连别人一半都比不上,也敢跑马。还好是匹母马,马匹温顺。要是遇到一匹烈马,奴婢都不敢想那后果。夫人你吓死奴婢了。”    “哎呦,荔枝你可别唠叨了。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冒险了。”    荔枝抹着眼泪,“这可是夫人你自己答应的,可别下次又忘了。”    “一定不会忘的。”    从那天开始,陆瑾娘每天都要到马场练习骑马,骑术精进很快。马夫说以陆瑾娘的骑术可以到外面跑马,不过速度不能快,得慢慢来。陆瑾娘听到后很高兴,同荔枝说道:“秋狩还在进行,等王爷再来的时候,我要求王爷,带我一起去秋狩。”    荔枝张大了嘴巴,“夫人要去秋狩?”    陆瑾娘点头,“说的没错,我要去秋狩。”陆瑾娘几乎是咬牙切齿。    荔枝有心想劝,那都是男人的天下,陆瑾娘去有什么意思。再说如今虽说已经到了秋天,但是天气依旧很热。去晒个两天,那皮肤都晒坏了。女人嘛,还是留在屋里最好。可别去秋狩了。    陆瑾娘打定了主意,谁劝也没用。叫人去行宫打听五王爷的行踪,五王爷得知陆瑾娘有事,于是抽空回了一趟别院。    陆瑾娘热情伺候,将五王爷伺候舒坦了,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。“王爷,奴已经学会骑马。”    五王爷惊奇,“你会骑马?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点头,眼睛都在发亮。“王爷要不和奴一起去马场,看看奴骑马的姿势如何。”    “好啊!”五王爷还真是挺好奇的。陆瑾娘竟然会骑马,这和陆瑾娘的气质可是一点都不像。    到了马场,陆瑾娘骑马跑了几圈。公平的说,陆瑾娘的姿势很标准,技术很一般,勉强也算是会骑马。当然这是五王爷的标准。陆瑾娘下了马,跑到五王爷的身边,“王爷,你觉着我骑得可好?”    瞧着陆瑾娘穿着骑装,包裹着玲珑曲线的身体,五王爷心里头发热。点头,“瑾娘骑得不错。”    “那王爷可否答应奴,让奴跟着王爷一起去秋狩?奴就是想见识一下。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未必遇到,奴就是想感受一下秋狩的气氛。还请王爷成全。”陆瑾娘的脸颊红扑扑的,那是自然的红晕。眼睛亮闪闪的,那里面充满着青春激情和兴奋。    原本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,结果就成了,“行,本王带你去秋狩。”    陆瑾娘兴奋的抱紧了五王爷,“多谢王爷,王爷你太好了。”    五王爷很享受被陆瑾娘崇拜的感觉,这种滋味非常的美妙。五王爷突然抱起陆瑾娘,猴急的往最近的厢房跑去。陆瑾娘魅惑的笑了起来,勾着五王爷的脖子,深情的给了五王爷一个吻。刺激的五王爷恨不得将陆瑾娘就地正法。    到了厢房,清场,然后五王爷急不可耐的压在陆瑾娘身上,开始又一次的激情。    当天,陆瑾娘就跟着五王爷去了行宫。到行宫的时候天色已昏暗。下了马车,陆瑾娘四下打量,不愧是皇家园林,行宫景色精致异常,却又不失自然风光。因为皇帝移驾行宫,所以行宫里多了许多宫女太监,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。    陆瑾娘住进五王爷的院子,屋中布置的很精致,感觉是将皇宫库房里面的玩意都带到了行宫。坐了半日的马车,陆瑾娘早已经累了,洗漱过后,早早的上了床,睡觉。    第二日一早,陆瑾娘起来后神清气爽,穿戴整齐,用过早饭,跟着五王爷一起出了行宫,去了猎场。骑在马上,脸上围着面巾。一方面是为了遮掩容貌,一方面也是为了抵挡风沙。毕竟猎场风大,难免有沙土被吹进嘴里,有东西挡着,就觉着舒服多了。    陆瑾娘骑在马上,眼睛一转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九王爷。九王爷显得很心虚,还有点愧疚。和陆瑾娘的目光对上,迟迟不肯移开。陆瑾娘掀开面巾,冲九王爷冷漠的一笑,眼里冒着怒火。九王爷越发的觉着自己肯定是将陆瑾娘给……也越发的愧疚。幸好五王爷什么都不知道,还好还好。只是,只是为何陆瑾娘会来猎场。九王爷的目光一直不曾真正的从陆瑾娘的身上挪开。他觉着自己该找个机会同陆瑾娘说说话。    陆瑾娘重现蒙上面巾,混在女眷这一群。这样的大日子,不少宗室贵女,还有一些命妇,某些王府女眷,后宫嫔妃都来了。有的能骑马,有的不会骑马只能在后面的台子上看着大家。陆瑾娘混着的人群,很多人都显得面熟,不过认识的人没几个。人家也不可能主动同一个王府的妾侍打招呼,那样太过丢份。    周围都是兵士,他们都是此次秋狩的护卫。陆瑾娘四下打量,目光突然定住。    那是窦猛,陆瑾娘绝对没有认错,那是窦猛。穿着三品武官的官服,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正在指挥士兵。陆瑾娘的目光显然惊动了警觉性十分强的窦猛。窦猛猛地回头,正好逮住陆瑾娘的视线。    窦猛放肆的笑了笑,还舔了舔嘴唇,那目光直接而邪恶。陆瑾娘面无表情,缓慢的放下脸上的面巾,冲窦猛看过去。窦猛微微点点头,然后继续指挥士兵做好猎场的防卫工作。    陆瑾娘无声的笑了笑,这个窦猛,真是让人猜不透。谜一样的男人。    陆瑾娘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窦猛。    五王爷朝着陆瑾娘这边看过来,不太放心陆瑾娘一个人,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。干脆让顾忠将小顺子派过去。反正小顺子骑马是不错的。本来五王爷是想派一个侍卫过去。只是在女人堆里,出现一个侍卫,有点不合适。小顺子就没这顾虑了。    小顺子靠近陆瑾娘,“陆夫人,奴才奉命来伺候陆夫人。陆夫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奴才就行。”    “小顺子,狩猎何时开始?”    “回禀夫人,今日几位王爷要比拼一番,听说太子来了兴致也要下场。要等准备工作做好后,才会开始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起来,“今日倒是来的巧,没想到能看到王爷们比拼狩猎。对了,我们女人可否上场?”    小顺子笑道:“陆夫人若是有兴趣,一会开始后,可以在猎场跑动跑动,可是千万别进树林,那里面荆棘多,不安全。”    陆瑾娘点点头,她也没想着要冒险。只不过是想感受一下狩猎的乐趣而已。    五王爷趁着布置场地的空档,来到九王爷身边,“九弟,一会可要看你的了。”    九王爷心不在焉,“我算什么。有太子在,自然是太子拔得头筹。”    五王爷暧昧一笑,“九弟同太子是同胞兄弟,这样机会,你可一定要跟紧了太子。如此一来,你也能跟着风光一把。”    “再说吧。”九王爷兴趣缺缺。原本之前的计划是要跟着太子一起的,可是见了陆瑾娘后,九王爷已经完全没了那个心思。心里头唯一的想法就是见陆瑾娘,同陆瑾娘说话。    五王爷拍拍九王爷,含笑离去,那笑容让人看不懂。    皇上连同太子一起出来了,也就意味着一场比拼就要开始。太子身穿劲装,身边数个侍卫。皇上发表了一番言论,又鼓励的了太子一番,太子意气风发,就准备着下场一试身手。还特意让人叫上九王爷,可惜九王爷没给面子,只说各干各的,他不跟着太子一起。太子一听,先是蹙眉,接着又高兴起来。老九不跟着也好,免得什么好东西都要分他一半。    鼓声响起,激烈的鼓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,个个都兴奋起来。随着一声号角响起,马匹齐飞,尘土飞扬。所有人都冲了出去。    陆瑾娘看得激动不已,同骑马的女眷们跟在大部队的后面也冲了出去。陆瑾娘的速度放的很慢,缓慢的跟着。尘土飞扬,幸好蒙上了面巾,挡住了哪些飞进嘴里和鼻子里的尘土。离着看台越来越远,队伍也慢慢散开。因为不敢放开了速度跑,陆瑾娘渐渐的落在后面,身边除了一个小顺子外,再没有别的人。    “瑾娘……陆夫人……”看到陆瑾娘身边跟了人,九王爷急忙改口。    陆瑾娘皱眉,心知躲不开,于是停下等候。    九王爷一来,就让人讲小顺子给赶走了。只剩下陆瑾娘同九王爷两人。陆瑾娘警惕的看着九王爷,“王爷叫我作甚?”    “瑾娘,那日,那日的事情……”    “什么都别再说,我不想再提起。”陆瑾娘一想到自己被算计,被九王爷轻薄,就恶心欲吐。    但是陆瑾娘这番模样落在九王爷眼里,越发的证实了九王爷的猜测。他那天果然是和陆瑾娘……幸好五王爷不知道,不然可就惨了。“瑾娘,那日对不起。你说吧,要什么补偿,我都会给你的。”    “滚。”陆瑾娘怒不可歇,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    “你放肆。”    “我就是放肆又如何,你杀了我吗?”    “不,我不会杀了你。本王知道对不起你,你恨本王是应该的。”九王爷满脸忧郁,“那日本王喝多了酒……”    “我不想再听到有关那日所有的话题,请王爷自重。若是没别的事情,告辞。”陆瑾娘打马离开,九王爷愣愣的,却没跟上。小太监骑马来问,“王爷,该去狩猎了。”    “不去,本王今日没心情。”九王爷调转马头回行宫。    陆瑾娘背上有把弓,是女人用的,很是轻巧,即使是这样一张弓,对陆瑾娘来说也不过是装饰做样子用的。陆瑾娘可没打算自己亲自上场去猎杀猎物。小顺子一直跟在陆瑾娘身边。    “陆夫人,以前这里还有些山鸡,不过秋狩这么多天下来,这里已经没有猎物了。要想猎到猎物,只能进林子里去。那里面还有不少猎物。”    陆瑾娘笑了笑,“咱们就别进去了,只在外面转转就行了。”    森林边缘,陆瑾娘犹豫着是进去转转,还是就此返回。骑着马匹在边缘四处瞎转。这里已经没有了人影,都散开了。陆瑾娘望着幽深的森林,还是有点吓人的。小顺子提醒陆瑾娘,可以回去了。    陆瑾娘有点望林兴叹,点点头,是该回去了。反正她又不打猎,回去后洗个澡才舒服。    一声虎啸声传来,那声音就似在耳边响起一样。陆瑾娘愣了下,同小顺子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怎么回事?森林边缘怎么会有老虎?陆瑾娘好奇的转头去看,就见一个穿着明黄色,显得有点狼狈的人骑着马朝外面冲出来。陆瑾娘眼睛一眯,那是太子?太子的侍卫呢?怎么一个侍卫都没见到?还有后面跟着一只成年老虎,冲着太子冲过来。陆瑾娘顾不得其他,赶紧打马就跑。    可是马儿被虎啸声吓住,竟然慌不择路朝森林深处跑去。陆瑾娘死死的拉着缰绳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不能让马匹将自己甩下去。    破空声响起,陆瑾娘眯起了眼睛。那是箭簇穿破空气的声音。有人藏在树林里。陆瑾娘感到了危险,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埋下头,那箭不怀好意。陆瑾娘只觉着头皮发麻,明显感觉到一支箭从她的头顶飞过。接着又听到一声惨呼声。那是男人的声音。或许是小顺子的,或许是太子的。陆瑾娘什么都不知道,她无法控制住马匹,只能死死的拉着缰绳,不敢放手。    一群人映入眼帘,那是五王爷还有他的侍卫。可是那群人又很快的消失在眼帘。陆瑾娘眯起了眼睛,他们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跑去。五王爷看到她了吗?还是没有看到她?    五王爷眼睛一眯,侍卫在旁边提醒,“王爷,刚刚那个跑过去的该是陆夫人。”    “她的马匹该是受惊了,前面很危险。”另外一个侍卫说道。    “记得继续往前跑,就是一个悬崖。”    五王爷调转方向,可是只走了两步就停住了。侍卫头子小心提醒五王爷,“王爷,大事要紧。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”    “王爷,六王爷还在前面等着,不能让六王爷陷入危险中。”    五王爷咬牙,吩咐道:“派两个人去找陆夫人。”    “王爷,咱们的人手有限,此时分散人手,卑职担心事情会有不测。”    “是啊,王爷。人手有限。”    五王爷表情纠结扭曲,很快就下定决心,“走,照原计划行事。等事情了结,务必找回陆夫人。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    “卑职遵命。”    所有的景色从眼前滑过,荆棘划破了衣衫,划破了纱巾,手上脸上都有了血痕。陆瑾娘无法控制马匹,却又没本事从马匹上跳下。陆瑾娘死死的压着身体,她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,可是却一点都不害怕。或许如此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陆长中已经外放,不用担心被韩盛推出去顶罪。陆家自然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被抄家流放砍头。唯独放不下的就是婷姐儿,还有荔枝她们,都没给她们找一个婆家。陆瑾娘听着风的速度,眼睛已经睁不开呢。想起那一幕,她看着五王爷,似乎五王爷也看到了她。那眼神是什么样子的?是不可置信吗?他会派人来救她吗?会吗?若是五王爷真的放弃他的大事,来救她的话,陆瑾娘想到这里笑了起来。虽然五王爷不是个良配,有许多男人都有的缺点,但是陆瑾娘还是决定试着将感情放在五王爷身上。    陆瑾娘笑的欢快,五王爷会来救她吗?她的感情真的能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吗?    马匹没有任何征兆的下落,陆瑾娘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离开了马鞍,往深不见底的悬崖落下。陆瑾娘望着头顶,天很蓝,空气很清新,四周很安静。死在这里也是个好去处。果然不能对五王爷抱着太大的希望。陆瑾娘裂开嘴笑了。即便是死,也要笑着死去。合欢视频色版
  灰黑色的雾体形成模糊的人形躯干。长着五官扭曲的人头,一半有皮肤血肉,一半只剩下森森白骨。   灵怪伸出又长又弯如镰刀一样的利爪,一只手中拖着巨大狰狞的流星锤。黄色食色软件它没有脚所以没有声音,但流星锤拖在地上有沙沙刺耳的动静。更诡异的是,这是灵怪走的很近了,他们才听到动静。   灵怪抬头看向四周,骷颅人头中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像在寻找什么。   月千欢收回目光深吸口气看向墨九卿他们,眼神示意说:灵怪是冲他们来的!灵怪现在分明就是在找他们,可是灵怪怎么发现他们的?为什么他们在灵怪走近了才有察觉。   难以控制心跳加快的速度,月千欢手指收拢紧握幽光月。凌天蔓延藤蔓在四周,随时准备出手。   娘亲!   霁华握着龙骨剑,脸色煞白无血色。不是他害怕,而是灵怪靠近后他们身体的本能反应。一时间好像变成了凡人,无法控制己身。   月千欢朝他们打了个手势,然后继续贴着废墟的墙面,扭头看向灵怪。这次一看,月千欢瞳孔骤然紧缩。灵怪呢?   原地空空如也,灵怪不见踪影了!   月千欢也听不见流星锤拖动的声音。灵怪绝对没有走,它就在四周。心跳越来越快,月千欢脑海中警铃敲响。她大喊:“躲开!”   砰!   身后,流星锤飞来砸穿废墟的墙面。碎石头乱飞,月千欢他们第一时间闪身躲开。挥手劈碎飞过来的碎石头,抬头对上灵怪人人头皮发麻。      这是超乎他们理解和常识的怪物,十分危险。   吼!灵怪低吼着,大步朝距离最近的墨九卿冲过去。墨九卿目光冰冷嗜血,他开口:“欢欢你们躲着,我来会会这灵怪!”   “小心!”月千欢一边担心墨九卿,一边拉着霁华他们退的远远的。未知的神秘敌人,先避开总归是没错的。   抬头看过去,只见灵怪无视墨九卿手中斩天剑。它抓起流星锤轰轰砸向墨九卿,墨九卿闪躲着无限和灵怪拉近距离。高高跳起,墨九卿运转武力一剑霹向灵怪。   这一剑蕴含极其可怕的力量。一剑将灵怪劈成两半,墨九卿还未松口气脸色瞬间大变。   他迅速抽身后退,但已经躲避不及。灵怪竟然能无视自己被劈成两半的身躯,利爪中仍然抓着流星锤狠狠砸向墨九卿。电光火闪间,墨九卿只能飞向高空,堪堪让流星锤擦着身体而过。   紧跟着灵怪也飞起来。它变成两半的身体不受阻拦,死死追着墨九卿不放。   这灵怪太邪乎,怎么对付?   月千欢声音冷冷传来,“凌天去!”   咻咻破空声,凌天冲出去藤蔓卷住灵怪的两半身体将它丢飞出去。等灵怪爬起来时,墨九卿已到了月千欢身边。他们蓄势待发准备下一轮攻击时,却发现灵怪爬起来扭头四周寻找。  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现脑海中。月千欢诧异和墨九卿对视一眼,灵怪看不到他们?   可明明他们就在灵怪的视线之中,中间距离不过才十几步。
+1-561-880-3910
ArmandRDoss@jourrapid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