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eated by potrace 1.14, written by Peter Selinger 2001-2017

下载污版免费看富二代

  •   凌侍郎府的马车是带着几大件家具送进来的,东西虽然都不贵,但至少还算体面,又是侍郎府送过来,也算是弥补了之前凌氏娘家没送什么嫁妆来的意思,所以听得下人回报,太夫人点点头,也没说什么。

      和马车一起来的,还有凌侍郎的夫人钱氏和她儿子凌易,自打上次在护国侯府上有了争议,这还是钱氏和她儿子第一次上门,总是娘家人来访,太夫人也不能做的太过,自让人备了瓜果,点心,送到明霞园。

      凌易来了后也没有在内院呆,往外面寻宁怀远去了,送进家具来的马车就停在二门外,因为不能进院,故而让人搬进来,云霞院的人手不多,就让守二门的两个婆子也一起跟着帮忙。

      总是侍郎府的一片心意,太夫人虽然不满意凌氏的所作所为,但是凌氏现在背后也不是没人,总的大面情还是要给的,因此还把钱氏请过去说了会话。

      二门口处,搬东西的人进进出出,看似挺热闹的,但没有一个真正守门的,陈嬷嬷从门里面出来,先是站在门口帮着众人呦喝两声,让丫环,婆子位抬的时候下心一点,而后又走到之前搬空的一辆马车处,对坐在上面马车夫暗中点点手,指了指前面。

      马车夫会意,赶着马车离开二门,顺着陈嬷嬷手指的方秘,往前面的另一个院子过去。

      没人注意到,二门口处,一直关注着陈嬷嬷的一个小丫环,放下手中正在搬着的凳子,左右看了看,小心的跟了上去。

      另一处,一个在擦拭一张八仙桌桌角的婆子,瞅了个没人注意,也从另一条道走了下去,从那条道下去,最后必然会和马车碰车,这是走到马车的先头去了。

      陈嬷嬷没想到,会有那么多人关注着这辆马车,指引着马车夫转了两个弯子,来到一处闲致的院落,这个院落不小,里面的厢房一间接一间,主要目地,就是给那些到护国侯府拜访的男客一个休息的地方。

      凌氏管理的是内院,又是女子,一般情况很少往前面来,更不用说象宁雪烟这种闺中少女,怎么也不可能在有外男出没的院子里出现,所以宁雪烟查遍了内院,甚至连明霜院,凌氏的私库,也明里暗里的查了几回,总没发现异常。

      却原来凌氏把这些帐本全放在了外院,这个款待外男的地方。

      这也算是凌氏一着妙棋,所以若不是宁雪烟派丫环提起,她几乎想不起来这事,但既然想起来了,又知道宁雪烟的难对付,再有心疼那些财物,一心要想从宁雪烟这里把财物,重新弄到手的想法。

       空气刘海美少女大眼圆脸粉色裙子居家撸猫写真图片

      这些帐本立时变得非常重要,也因此觉得藏在府里,终究不安全,必然会被宁雪烟找到,所以最好的法子,就是藏到自己娘家去,宁雪烟现在再厉害,也不可能跑到自己娘家,把这些东西找出来。

      因此,凌氏才迫不及待的让凌侍郎府上借着给自己送家具的机会,把东西运走。

      马车停下,陈嬷嬷带着马车夫,进到左首第一间厢房,不一会两个人抬了一个大箱子出来,上面还上了封条,里面的东西不轻,没几步路,就走的气喘吁吁,两个人费了老大的劲,才把箱子抬上马车。

      看到马车在院子里转了一个弯,离开,陈嬷嬷才松了口气,抹了抹头上的一把汗,心里放松下来,总是大夫人交待的事,没有出什么差错。

      跟在马车后,走到院门口,正待离开,忽然听见一声细微的声音从左边传过来,陈嬷嬷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过去,正看到墙角处衣角一闪而过,急走几步,看到外面的路上,装着若无其事走过的丫环,眉头皱起。

      “你是哪个院子里的,怎么在这里?”陈嬷嬷是凌氏身边宾心腹,当然没什么客气,上前两步拦下丫环,问道。

      “奴……奴婢是三姑娘院子里的丫环,方才看前面有人鬼鬼祟祟的走过,就盯着前面的人过来。”丫环一看就是个伶俐的,虽然起初咯怔了一下,但随既马上机灵的解释道,为了增加可信度,还特意指了指前面的树后。

      陈嬷嬷一看,气的胸口闷闷的,那边居然真的还有人,而且还是一个有些眼熟的婆子,见这边有事故,正巧回头张望过来,形容之间,越看看觉得鬼祟。

      不过,幸好这里没有五姑娘的人,否则大夫人不拨了自己的皮才怪,想到这里陈嬷嬷只觉得背心发凉,对着丫环恨恨的骂道:“还不去忙,到处闲逛,是不是想到大夫人知道。”

      “是……是,奴婢这就走。”丫环不敢多言,急匆匆的往内院方向回去。

      那个婆子见势不好,早就直接往前面的路上开溜,既便是想叫也叫不住,好在陈嬷嬷认识这个婆子,分明是大徐姨娘屋子里的人,自打大夫人各种不顺心的事后,这些人都翻了天了,竟然敢盯着自己,一定要回去告诉大夫人。

      虽然不清楚,她们有没有看到自己搬帐本,但总是小心一点没错,陈嬷嬷决定把三姑娘和大徐姨娘的人看到自己搬箱子的事,说于大夫人听,免得以后出了事,怪到自己身上,想定,当下不再迟疑,匆匆的往后院云霞院而去。

      待得她走远,欣美从另一个墙角转出来,唇角一扬,一丝嘲讽的笑意,方才就是她故意弄出声音,把陈嬷嬷的注意力引到丫环身上,果然如自家姑娘料想的,三姑娘身边的丫环都是机灵的,一听出问题,首先抓的便是同伴,大徐姨娘的那个婆子必然也会被扯出。

      凌氏那里听闻,自己偷偷搬帐本的事,竟然被宁晴扇和大徐姨娘的人看到,气的一个倒仰,差点就直接叫人过来训斥,还是陈嬷嬷一顿劝,才咬着牙停下,自家儿子可是一再的让自己不会轻举枉动。

      暂此,下载污版免费看富二代她的确不能轻易枉动。

      况且就算她们看到了搬东西,最多不过以为是自己偷偷往娘家运什么私产,绝对想不到这些是跟宁雪烟需要的帐本。

      所以凌氏既便对宁晴扇和大徐姨娘心里多了几分猜疑,恨怒,一时也难发泄,一切以护国侯府的大局为重。

      小年夜那天晚上,宁雪烟和宁晴扇,宁灵云是先走的,必竟都是年轻的姑娘家,正巧一起去看花灯,太夫人的意思,当然也是让她们姐妹多亲近亲近,宁晴扇以前一直在庵堂,宁雪烟自闭在明霜院,三个人以前的关系也不热络。

      借着这样的机会,让她们姐妹关系融合一些,也是太夫人对于自家权势巩固的需要,所以宁晴扇提出来,她当既乐呵呵的同意了。

      三位姑娘各自回院子重新梳妆一番,宁雪烟的衣裙还是以淡色为主,雪白的镶银边的外衣,外面罩浅蓝色的对襟,下身是同色系的孔雀蓝的长裙,底下一溜撒花,细碎的如同翻滚在海面上的浪花,又似孔雀的尾羽,光泽幽然,却不张扬。

      衬着那张比寻常人更白的小脸,娇嫩如玉。

      宁灵云的衣饰比较喜欢华美,鲜艳的红色,配着水漾的绿色,也极是诱人。

      宁晴扇的鹅黄衣裳,素中带雅,再加上她的美丽温和容颜,自有一番大度端庄的气质。

      三个人一起上了同一辆马车,反正一会是去看花灯,必然要步行才是,今天原是看花灯,赛龙舟的日子,去晚了连车也停不下,护国侯府自在赛龙舟的河边一家酒楼上,定了包间,等她们看灯累了,就可以过去。

      龙舟赛比花灯晚了一些,时间上正巧来得及。

      马车在热闹的路口停了下来,再过去己驶不过去,远远望去人山人海,天色才幕,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,到处都可见灯笼,形象各异,色彩斑斓。

      “四妹妹,五妹妹,我们就在这里下车来走走,可好?”宁晴扇掀起帘子看了看外面,提底色道。

      原本赏花灯,也不是在马车里能观赏得到的,宁雪烟的前身虽然也赏过花灯,但是对于这个本身来说,还是第一次赏花灯,况且今天的花灯,又似乎比往年更好,因此连宁雪烟也多了几分兴致。

      “好,三姐姐,四姐姐,那我们下去一起走走。”宁雪烟点头。

      见她们两个都说好,宁灵云当然点头,乖巧的跟在她们后面下了车,她现在一而再的在她们手中吃亏,哪里还敢露出锋芒,小心低调,生怕两个人注意到她,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    她姨娘可是一再的嘱咐她,不要和宁晴扇和宁雪烟对着干,这两个,可一个都不是好相于的。

      她们这边才下马车,却不料,对面正惊动了对面高楼上那位爷,临窗的榻上,邪魅靠在榻上,一身墨色绣曼珠沙华的奢靡锦缎的袍子,柔软的交织着金丝线的宽边,修长的带着玉扳指的手指,正落在削薄殷红的唇边。

      深眸的眸子,带着难去敛去的暗黑嗜血之气,华美中透着诡异的优雅,就象绣在他袍子上,那种盛开在冥界的暗黑彼岸花,纵然有着曼珠沙华那样优雅的名字,也依然改变不了它来自黑暗深处,辅以血养的本性。

      “本王的爱姬来了,一会让她过来,本王要与爱姬赏灯。”他俊美的唇角一勾,另一只手伸出来,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戴在手上的玉板指,慵懒而理所当然的道。

      “是!”纵然知道这话多么的不合常理,跟在他身后的侍卫还是恭敬的点点头。

      王爷的话,没有最合理,只有更合理的。